《除我以外全員狠人》[除我以外全員狠人] - 第6章 惡毒白蓮花女配(六)

蘇小落很震驚。

蘇小落很茫然。

蘇小落很……無語。

她怎麼都沒想到,這群綁匪居然葷素不忌!

「大哥,你們為什麼要連帶着我一起綁了?」

「你們不會覺得很虧嗎?」

「你們拿綁一個人的錢,綁了兩個人,怎麼想都很虧啊。」

沒錯,蘇小落被綁了。

蘇小落想起半個小時前,就抑制不住想親手表演手撕系統程序。

半個小時前。

蘇小落看着段青青背後的壯漢,只覺得自己這輩子要交代在這個地方了。

她驚呼着讓段青青小心,一邊飛快的往前跑。

段青青若有所覺地抬頭看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蘇小落,臉上浮現出一絲蒼白。

她對着和她接頭的人急切道:「有人來追我了。我不能被抓回去,我不想和莫寒訂婚了!求求你帶我走,我求求你了!」

和段青青接頭的人是個長得凶神惡煞的男人,臉上還有一道從太陽穴橫穿到顴骨的刀疤。

刀疤男立刻用眼神示意站在旁邊的人,而無聲站在段青青背後的男人直接拿起浸了蒙汗藥的毛巾,猛的一抱,不顧段青青如何掙扎,手裡的毛巾精準無誤的捂住了對方的口鼻。

蘇小落看着逐漸失去力氣的段青青,硬是停了下來。

【主人,你必須去救段青青。否則劇情提前會讓世界線崩潰的。】

小助手突然上線,看着拯救目標就在眼前,可自己的主人卻想着偷溜,這可把它急壞了。

蘇小落果斷拒絕小助手的提議,試圖和它講道理【寶貝啊,不是你主人不想救,而是沒那個能力啊。我這麼直愣愣衝上去,不就是送菜上門嗎?】

【可是……】

小助手有些搖擺不定,翻盤的機會就在眼前,可是它估計了一下主人現在的體能,衝上去救人的確不現實。

【可要是錯過這次機會,以後就沒有辦法繼續這個劇情點了啊,這裡就爛尾了。】

蘇小落偷偷往回挪的動作停了下來,小助手說的沒錯,她要是這麼回去了,有很大概率導致世界線混亂。

狗血虐文生成的天道,沒有辦法獨立存在,它們都是因為男女主而誕生。

只要劇情出了一點差錯,就會讓本來就危危可及的天道消散意識。

蘇小落隸屬的狗血虐文部,就是靠完成進度,讓天道迅速成長,只要誕生了意識,上級領導就會向天道收取報酬,然後拿出一小部分來讓任務者回去。

按道理來說,蘇小落這種完成度跟狗屎一樣,早就應該被踢了,但她是老員工,簽署了一份福利和保障都非常好的合同,只要蘇小落走完劇情,天道分出來的能量永遠是蘇小落先用。

但現在不同了,隨着這個職業的業務範圍越來越大,而招聘對象又不止一個世界線,合同的內容早就變成了剝削。

蘇小落看着朝她逼近的壯漢,心一橫,對着小助手道【這種時候只能崩人設了,到時候你跟那群萬惡資本家說清楚啊,老娘可不是故意的!】

原女配的戰鬥力連0.5鵝都沒有,面對這些人只能送人頭,蘇小落要想救人,不可能還維持人設。

小助手體內的數據暴亂了一瞬,立刻道【好的主人。我會跟執行官說的!】

蘇小落受過專業訓練,直迎那些肱二頭肌隆起非常誇張的弧度的壯漢,雖然她現在和那些人對比起來就像是一顆柔弱白菜,衝上去也沒人相信她能撂倒這些人,但,耐不住她天生神力。

她一邊躲避敵人攻擊,一邊找准機會下黑手,壓根兒沒聽見小助手的話,剛想問它說什麼,突然揮過來一個鐵坨似的拳頭,一個矮身,直接一腳踢到對方襠部,完美解決敵人。

【小助手,你剛才說什麼?】

蘇小落得意的看着倒了一地的漢子,心裏升起一股詭異地滿足感,心情很好的問着小助手。

結果,她沒有等來小助手的回答,只等來執行官的警告。

【任務者001,屢次違反公司規定,公司決定執行新條例懲罰。

懲罰內容:時間倒回;體質減弱,同步世界線人物各項身體指標。

請任務者001,認真完成任務,評級高於A級,方可收回懲罰。

下達指令人:執行官】

蘇小落:???

蘇小落:!!!

不等她狡辯,蘇小落只覺得身體里的什麼東西在被強制抽離,臉上健康地薄紅被病弱地蒼白代替,整個人都顯得那麼病氣。

踉蹌地後退一步,蘇小落再次抬頭時,只能眼睜睜看着那些因為時間倒回而依舊煞氣滿滿的壯漢面目猙獰的朝她慢慢逼近。

蘇小落:我覺得我們之間有誤會,你們相信嗎?

「那個,大哥,我就是一個路人甲,你們在做什麼我全都不知道。」

蘇小落乾笑兩聲,「真的。我剛從精神病院里跑出來,我腦子有病!你們不會對精神病動手的對吧?」

顯而易見,這些老大哥們不會因為對方是精神病就放過她,直接把蘇小落控制住,為了不突發什麼又來一個精神病,直接粗暴的往她嘴裏塞帕子。

蘇小落被綁了。

【小助手,你必須給我解釋清楚,執行官為什麼會來找我!】

蘇小落雙手被反綁着背在背後,嘴裏的帕子倒是拿出來了,咬牙切齒地把那個人工智障叫出來。

小助手的能源光閃爍了一下,有些心虛道【不是主人你叫我跟執行官報備的嗎?】

蘇小落瞟了一眼旁邊昏迷不醒的段青青,腦子裡嗡嗡的。

【你跟了我那麼久,能不知道老娘跟那個面癱臉五行犯沖嘛!】

在狗血虐文部里,並不是只有一個接頭人,而是有三個。蘇小落作為一個非常老的員工,和那三個接頭人都合作過。

一號接頭人中規中矩,蘇小落沒什麼印象,二號接頭人是一個面相年輕俊秀的男人,蘇小落非常滿意,三號接頭人,也就是執行官,那是她的噩夢。

現在想起來蘇小落都是咬牙切齒的。

小助手怎麼說也是跟了蘇小落好幾年的AI程序了,自然懂得自家主人的心思。

【主人,部門明確規定不能先斬後奏,所有流程都必須經過執行官等接頭人簽字才能……】

小助手看着蘇小落那要吃人的眼神,非常識相的閉嘴。

蘇小落看着小助手緊張地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音,煩躁地吐出一口濁氣。

至於說動那些西裝漢子,呵呵,不用試了,感覺她要是再多說一句,等會兒連目的地都瞧不見。

車子平緩地前進,蘇小落朝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