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春寒》[回春寒] - 第2章 賞你了

晌午。

和煦的陽光透過稠密的樹葉灑落下來成了點點金色的光斑。映在學堂外的紅牆別有一番風味。

「我們家可是花朝最有錢的,納戒這種東西品級低一點丟在地上連最低等的家奴都不會去撿。」說話的是楊子豪他是個小胖子雙下巴都一層一層的「梁先生說的當然是真的,納戒的收納空間可大了。」因為說的太激烈連臉上的肉都在附和着一抖一抖的彷彿在說是的是的。

朝歌雖然地屬平原,土地遼闊、資源富裕、人民衣食無憂但怎麼可能誇張到納戒丟在地上都沒有人撿。

「林哥!納戒真的像先生說的那樣可以放好多東西嗎?如果可以那海是不是也能裝下!?」上節課先生見他們無聊便講到了納戒給他們提提神,誰知道這幫孩子們還真的來了精神。

我還沒有見過海呢,如果能裝下那是不是隨時都可以把海拿出來這樣就能知道長什麼樣子了。

「那肯定了!只要品級非常厲害的納戒裝一個海那都不是問題。」

進來的人大都是富家子弟官宦之家,但就算這樣納戒這種東西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個好的納戒空間非常之大但都是機緣巧合或歷經重重危險才能得到,與它遇見的概率不亞於五星連珠天降異象。

這個話題引起了同學的好奇紛紛上前詢問想得到問題的答案。見過海的說不可能,沒見過的想先詢問海的大小一時間不知道誰對誰錯吵作一團。

徐景念並沒有加入他們,因為昨天采草藥回去的太晚又把草藥分揀完後才入睡現在他困的睜不開眼只想睡覺。

一般奢侈一點的人都是使用加了靈石與符文的乾坤袋差一點的就使用普通的乾坤袋。靈石與符咒加持越高收納的空間也就越大但也是有上限的跟納戒還是遠不能比的。

「大家怎麼這麼高興啊,作業完成了嗎?」一位身穿竹青袍子的男子伴着吵鬧聲進入課堂。

見先生來了亂作一團的弟子們安靜下來回到座位作揖請安。楊子豪蔫兒了看着大家交的作業越來越厚他的心涼了半截。

「可抄寫完了?」

這幾天光顧着玩了作業早就丟到腦後了,看先生這個架勢今天沒有十戒尺自己是躲不掉了。「先生,昨天晚上我硬要拉着景陽師弟去抓蛐蛐兒,要打你就打我吧。」拼了一個人挨打就夠了,還能留一個人打飯不是嗎。

「只昨天一天嗎?上節課到現在,這幾天的時間都幹什麼了。」先生雖然人到中年人但是並沒有留鬍子倒是長的十分儒雅。大概早就料到會是這樣不由得嗔怪起來。

本來是打算最後一天寫的可是昨天下學聽見了那蛐蛐兒叫的特別響,興緻一上來光顧着抓蛐蛐兒了一個字也沒動。只好早早的把手伸出來挨板子了。

「景陽的也早就已經交了,只有你一個沒交。」

怎麼可能昨天回去都已經子時過半那傢伙怎麼還有精力寫作業。

小胖子猛地抬起頭臉上的肉都要顫一顫。好啊這個世景陽寫了怎麼也跟他不說一聲自己也好多少意思意思寫點。

自覺得挨了手板站到前面面壁思過。

正當無聊的時候徐景念因為上課睡覺被趕到外面罰抄。

楊子豪透過窗戶看徐景念被他的身影驚艷到了,平常怎麼沒有注意到他呢。楊子豪通過後門把頭往外探着看。

徐景念長的是真好看呀。除了他娘以外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看的人呢像個瓷娃娃。

對面好像發現了落在他自己臉上的視線突然睜開眼睛朝這邊看來。

尷尬的對視了,過了好久,還在盯着他。楊子豪被盯得直發毛。

「看什麼看!再看我要打你了。」偷看後被戳破惱羞成怒。

「哎呦」

「你也出去。」溫潤的男人低聲訓斥。

「是。」

這下好了,使勁兒看吧。

就這樣楊子豪走過去「惡狠狠的」盯着他,徐景念不但全程無感反而拿起了筆開始抄寫直到下課。

過程中突然發現這個陽光下的小師兄好像更好看了。他的白是因為常年生病而造成的病態的白,可嘴巴卻異樣的紅,眉眼裡滿是桃花,盡顯風流。

他怎麼會面對一個比自己還小的師兄想到這種詞。

夭壽了,他不幹凈了。

楊子豪就這樣一直站到了下課腿都要麻了,看見徐景念卻站的筆直男人莫名的勝負欲來了,暗暗較勁不肯認輸一上午就硬挺着。直到下學同學們向先生道了再見。

春天的風總是溫和的伴着孩子們歡樂的笑聲拂過,隨着鳥叫聲生物被解凍一擁而散。

晌午太陽剛爬上來陽光如流水均勻的灑進梅林淡淡的,暖暖的十分柔和。

已經好久沒有享受愜意的時光了。

「唐竹萩怎麼又是你?!今天該讓我們取了。」來的人有三四個女孩子看樣子很不好惹。

正巧閆萋萋過來拿梅子酒怎麼就被晚春里的梅林景色「困住」晚走了一會兒倒霉讓她遇見了這狗血的一幕。

看她們的衣服應該是半邊蓮院的人。

如果現在出去會變得更麻煩,還是先看看吧。

「見過楊師兄,師兄近來可好。」說話的是一個個子不高的小女孩。

「我不好,麻煩你把這次的梅露讓給我們。」

楊蓮五天碰見她了五次,前幾次看她一個人每天怎麼好不容易就讓給她了可是這幾天她來的也太頻繁了。

唐竹萩生了一張惹人憐愛的臉不是說有多麼美艷動人但容易激起人的保護欲,每次都是這個樣子一副誰都欺負了她的模樣,噁心死了這次不能再讓給她了。

「楊師兄,這個梅露不能給你我用其他的東西跟你換可以嗎?」說著她從懷裡拿出一個做工十分精緻的荷包,一看就是貴重的玩意兒。

這些東西都是她師尊給她的,一直都小心的寶貝着拿這些東西應該可以吧。

看到荷包閆萋萋無語了,你的東西誰敢要啊,這一看就是姜洛嶼給你的要是被他發現他送給的寶貝徒弟的荷包被人拿走了,到時候無論怎麼解釋都會被誤會吧。

「誰要給你換,這梅露我們今天要定了!」

文陽仙君的梅林地處靈氣心脈梅露吸取日月精華加上採的草藥調製可以美容養顏滋養靈脈。

文陽仙君看門內女弟子都愛來蹭梅露喝乾脆就設了一個小法陣每天都會搶在太陽升起來得起那一刻把梅露凝好放在瓶子里開放了讓大家采,可唐竹萩卻定時定點的來采。

沒見過吃相這麼難看的。

「可是我真的有用。」

「誰采了沒用。」

其中一個女孩抓起她的手想奪回來。

「啊」不知道是對面的女孩子力氣太大還是唐竹萩沒站穩啪一下就趴在了地上。

對面的也愣了一下,沒想到會演變成這樣。

閆萋萋憋不住了再這樣藏下去就演變成鬥毆了便一躍從樹上跳下來。

「夠了。」她也不想伸張正義但是再不出來這些孩子們就要打起來了,

把臉轉過來的那一刻她開始忍不住端詳唐竹萩,原來姜洛嶼的寶貝徒弟長這個樣子還沒有我們小葫蘆長的好看呢。因為徐景念被接回來後一直怯生生的也不喜歡說話所以閆萋萋乾脆就叫他小葫蘆。

「門內禁止喧嘩,都想吃鞭子嗎?」

「文雅師叔」唐竹萩見狀直接躲到她身後,她也不想管這種事好嗎

這種情況她真不該出現真後悔沒在碰見她們那一刻就走。

「見過文雅師叔。」楊蓮她們沒想到閆萋萋會在這裡心想完了。

「唐竹萩把東西給她們,其他的沒什麼事都回去吧。」唐竹萩沒想到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