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風女帝的上門傻婿》[靈風女帝的上門傻婿] - 第2章(2)

了纖纖玉手,「丹方呢?」
好感度三十了。
謝然心中竊喜。
「嗯……你為什麼要下毒害我?」
「下毒?
沒有啊!
我想殺你,用得着下毒嗎?」
凌紫月感到莫名其妙。
堂堂女帝,殺一個平民百姓,何須下毒?
「說得也是。」
謝然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那就是你身邊的侍女小翠,試圖毒殺我,你必須嚴辦。」
「什麼?
不可能!」
凌紫月覺得難以置信。
「你不相信?
此前她送來了兩杯茶,你的茶中沒有毒,而我的茶中就有毒。
地上的茶漬未乾,以你的能力,應該可以分離出來吧?」
謝然指了指鋪在地上的紅地毯。
「茶水中含有斷腸花之毒,非常霸道,三十秒內可致死!」
這是火眼金睛給出的答案,應該不會有錯。
謝然非常有信心。
「呼!」
凌紫月用玄力將茶漬蒸發乾凈,地毯上飄出了一團紅霧。
果然是斷腸花之毒!
見多識廣的她,一眼就認了出來。
咦?
謝然驚駭的發現,這團有毒的紅霧,居然被他體內的大品天仙訣金丹吸收了。
然後,金丹上面,還延伸出來了一條金色玄脈。
人玄境一級!
金色玄脈也有境界,而且自成修鍊體系!
也就是說,就算謝然的丹田被廢,他也可以通過大品天仙訣金丹修鍊。
太爽了!
謝然偷笑…… 「小翠……」凌紫月正想把小翠叫進來。
「別聲張!」
謝然連忙按住了她的嘴巴,阻止凌紫月當場發難: 「你剛才是不是跟我喝了交杯酒?
我的酒中,也被人下了毒。」
「酒中也下了毒?」
凌紫月感到非常吃驚。
「對。」
「那你怎麼沒有中毒?」
凌紫月不解而問。
「我醫術精湛嘛!
如若不然,怎麼可能發現斷腸花之毒?」
謝然苦笑。
他總不可能說,自己從藍星穿越過來的吧?
而且。
齊天大聖系統,只有他一個人知道。
就算說出來,凌紫月也不會相信。
他發現茶水中有毒之時,殘留在酒杯杯壁上的斷腸花之毒,也被『火眼金睛』看出來了。
他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從另一個世界穿越過來了。
喝下交杯酒的時候,這個世界的謝然已經死了。
然後。
另外一個世界的謝然,穿越到了這個世界,讓他獲得了重生的機會。
斷腸花毒汁,進入身體後,藥效只有一分鐘,謝然死後,毒汁就會融入五臟六腑,消失得無影無蹤。
謝然死後,就算女帝想查,也很難查出死因。
由此可見,下毒之人心思非常縝密。
他分析了一下。
小翠是凌紫月身邊的侍女,哪有什麼作案動機?
她肯定是受人指使。
敵在明,我在暗。
此時大動干戈,只會打草驚蛇。
「嗯……」 凌紫月動用玄力,驗證了殘留在酒杯中的斷腸花之毒,點頭會意。
她對謝然的好感度,終於達到了五十點。
此刻,五分鐘禁錮時間到了,畫地為牢白圈消失。
凌紫月總算恢復了自由之身。
「告訴我,你到底用什麼方法禁錮了我?」
她舉起右手,作勢要打。
【叮!
宿主與女帝的好感度達到50,獎勵十全大補丹丹方。
】 【十全大補丹:具有重塑經脈,逆天改命的奇效。
】 這個時候,久違的系統提示音,終於響了起來。
重逆經脈?
怪不得能治好凌紫月的六陰絕脈。
「停!
你還要不要十全大補丹丹方了?」
「拿出來!」
凌紫月聽到『丹方』二字,放下了舉到半空中的手。
「一千年份的醉龍草,兩株;」 「六百年份的回靈赤果,三顆;」 「三百年份的蛇欲果,一顆;」 「七百年份的紫煙果,五顆;」 「……」 根據系統給出的虛無界面,謝然一個個的念了出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