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目星河不及你》[滿目星河不及你] - 第8章 不一樣

人情社會就是這點不好,熱情的酒桌文化看似拉近了彼此的距離,事實上,是對合作公司專業的質疑,是對女性合作夥伴的歧視。

王子鳶不記得他替書容總擋了多少杯,只記得他被灌趴下的時候,豪氣的書容總正叫服務員換掉小酒杯,一次性開了十瓶茅台,兩排大杯子全部被倒滿。而她本人,巧笑倩兮的對被她的豪邁嚇懵掉的合作商屈總笑。

「屈總,不如我們換個遊戲玩。」

他雖然高了,但沒有完全斷片。

時斷時續的還能感受到身邊在發生什麼。

他被人扶着,送進房間。

他聽到書容總的聲音:「給他泡杯蜂蜜水灌下去,別等到明天頭疼。」

王子鳶眼前的世界重重疊疊,身子擺了一下,看見書容總要走,惆悵又傷心的撲上去。

他明明迷迷糊糊的,可腦海中許多被刻意掩藏掉的東西卻越來越清晰。

食堂里,同事們口中的八卦主角,除了傳奇的書容總之外,偶爾也會有他的一份。

「你們知道三部那個王子鳶嗎,當時新員工培訓的時候,大家都很驚訝,以他的學歷怎麼會進我們盛唐。」

「是呀,大家都很奇怪,我們集團從來沒有在他那個學校校招過,社招又從來不招實習生,他究竟有什麼背景,竟然能進得了我們公司?」

「哎呦~他哪裡有什麼背景,不過是我們書容總喜歡小鮮肉,專門和人事部打了招呼。那可是書容總,她的部門連續三年業績第一,那是我們盛唐資本魔都公司的大功臣,她不過是想要一個實習生而已,MD難道還能不同意嗎?」

「難怪王子鳶一進公司,就去了三部。我可聽說三部是從來不在公司輪轉的實習生里要人,都是書容總帶着底下的VP親自從校招會上挑選的。你這消息聽着倒是挺真的,聽誰說的?」

「就MD身邊的Linda,她是我大學舍友的姐姐,我們喝酒的時候,她說漏了嘴不小心透露的,你們可別到處亂傳。」

名片掉在地上的那天,書容總飛快的關掉了盯着發獃的頁面,可他還是眼尖的看到了,那是他交上去的一份,終於不需要書容總修改的,合格的報告。

書容總當時不自覺擒在嘴角的笑,他一直記在心裏。

可她卻又在他面前,戴上了戒指。

該死的戒指,他都已經喝醉了,還要晃他的眼。

「書容總~」

他心裏難過,歪歪斜斜的身體被皺着眉的書容總接住。

他不管。

他只顧着薅書容總手上的戒指。

一天二十四小時,恨不得二十個小時都呆在公司的女人,怎麼可能有男朋友,犯得着戴個戒指裝逼嗎,不就是想讓他離她遠一點嗎,女上司就是麻煩,明明心裏喜歡的要死,看着人家寫的報告笑的像個傻子,轉頭就又是戴戒指,又是叫小王。

不裝會死嗎?

王子鳶終於把女上司手上的戒指扒了下來,手一揚扔的不見了蹤影,又怕上司因為他的無禮而生氣,撅着嘴裝委屈,討好女上司:「姐姐,你不戴戒指才好看。」

有人拉他,想讓他離開他的女上司,被他一把甩開。

他緊盯着那人的臉,心裏委屈的想,這人長的真丑,只有他的女上司最好看。

「我不要你,我要書容總~」

「姐姐~」

王子鳶被重重的扔到床上,他難過又痛苦的哼了一聲,眼前的世界依舊時靜時動,但他很開心,因為另外一張難看的臉不見了,只有他的女上司了。

他拽着女上司沒了戒指的手,非要讓人家和他一起躺在床上。

「姐姐,你疼嗎,我害的你被壞人打,還被壞人指點,你是不是心裏很氣我,你是不是又要讓我離你遠遠的了?」

「姐姐,你是不是討厭我了,我本來想辭職的,辭職信我都寫好了,不信我給你看。」

王子鳶拖着不聽話的身體爬起來。

沒站穩就跌在了地上。

他翻出電腦,開機,委屈又惆悵的找辭職信。

「我本來沒臉見你的,可是你對我好。你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