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眼看宿主又被隱藏反派拐走了》[沒眼看宿主又被隱藏反派拐走了] - 第4章 宿主本色出演BT啦4

簡單奢華的裝飾,能夠看出來主人喜歡的是簡潔的風格,房間里沒有多餘的擺設,每一件都恰到好處的待在它應該存在的地方。

給人一種金屬的質感,看清來稍顯冷清卻舒適。

床上的人頭長纏着紗布,臉上被貼着一塊大大的卡通創口貼安靜的躺在被子里,枕頭被他牢牢的抱在懷裡,微微捲曲的頭髮往因為睡覺被蹭亂,朝着各個方向炸開。

床邊一個人坐在離床不遠的沙發上,靜靜的看着床上的人,手中握着一杯酒,紅色的液體在杯中輕輕晃蕩。

床上的人被久久注視似有所覺,眉頭不自覺的隆起慢慢睜開眼。

溫白的視線由模糊變得清明,和對面的人四目相對。

坐在沙發上的人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很自然的問: ”醒了,感覺怎麼樣? ”

溫白愣愣的伸手觸碰了一下額頭的傷口,觸包裹其上的紗布,皺了皺眉。

那人笑了一聲,起身放下杯子來到床邊。

彎下腰,他食指和拇指輕輕捏起溫白的下巴輕抬,仔細檢查:「傷口裏面有玻璃碎片,不及時處理會更痛。」

溫白這是第一次晚清且清楚的看清了面前人的樣子,第一次見面是在酒吧,光線非常的昏暗,再就是昨天,都沒有看清這人的模樣他就暈過去了。

細長的眉眼,俊挺的鼻樑,分開看每一個五官都像是精雕細琢過一般具有視覺衝擊力,合在一起又變得格外的溫文,笑起來極度容易讓人卸下防備,這樣的長相,太容易取得一個人的信任。

距離這麼近,就更像了,和他記憶中的人慢慢重疊。

溫白無法控制偏開了頭,視線不經意落到不遠處的金屬盤子裏面,是血和紗布,還有一把小鑷子。

短暫的停頓之後,他掀開薄被起身,在男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徑直往門口走。

男人輕輕捻了捻食指和拇指,轉過身來:「這是要走了?」

溫白點頭。

男人有趣的看着作勢要走的人挑眉:「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

溫白的手落在門把手上,毫不猶豫:「謝謝。」

說完他就擰開了門把手。

「那我就,不送了。」

在門關上之前,這句話從裏面飄了出來。

這房子看起來很大,他所在的房間在走廊的盡頭,溫白穿過長長的走廊,往外走去,碩大的房子竟然再沒有遇上其他人,格外的寂靜。

只是在這樣安靜的時候,一丁點聲音的發出就會顯得格外的清晰。

「咚咚咚……」

隱約的聲音響起。

「咚咚咚……咚咚咚……」

有規律的敲擊聲越來越大聲,像是誰在敲門。

他穿過走廊,走下樓梯。

這個位置,視線剛好看到樓下的大門,打開就能離開這裡了。

那「咚咚咚」的聲音還在持續,溫白片頭細聽,是從一樓發出的,節奏更加急切了。

溫白一步一步的走下樓梯,其實他還有點頭暈,所以走得格外的緩慢。

走到樓下,他回頭看了一眼,男人並沒有出來,應該還在房間里。

他並理會身後越來越急切的敲擊聲,直接打開大門離開。

走出來,這才發現,這是一棟別墅。

看不出來,這人還挺有錢。

溫白摸了摸口袋,那200塊還在,現在天已經微明。

溫白冷聲問:「他是誰?」

「男主朋友的朋友,叫蘇應,是個醫生,今晚上出現在這裡是因為出急診路過,因為是這個世界遠離主角的邊緣形人物,其他信息不詳。」

「不詳?」

「因為被通緝,我的權限被收回,很多信息查不到,不過只要男女主的劇情偏離,我就能黑進這個世界的資料庫,得到更多的信息,也能拿到之後世界的劇情權限。」

短暫的沉默過後,溫白得出結論:「所以你現在是什麼都做不了?」

這次換做系統沉默,這是它統生,第一次被這麼質疑,就連它當鹹魚的時候也沒有這麼被質疑過,可這又是不爭的事實。

氣氛凝滯,溫白恍若未絕,並沒有繼續這個話題:「我有工作?」

系統正在想怎麼挽回自己在逃亡搭檔心目中的形象,立刻積極回答:「你之前有兩份工作,白天在一個餐廳當侍應生,晚上在酒吧工作,就在你來的前一天,你父親跑去你當侍應生的餐廳鬧過,將你的工資拿走了,餐廳將你開除了。不過他沒有找到晚上你上班的地方,你在那裡還有工資沒有領,今天是發放薪水的日子!」

系統一口氣說完,等着溫白誇獎兩句。

溫白只是冷淡的要了地址。

來到原身打工的酒吧,現在是白天,酒吧裏面沒有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