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歲歲,許你常歡》[千千歲歲,許你常歡] - 第1章 初遇

江小漁第一次遇到思淵是在打魚歸來的路上,趙思淵躺在路邊的雜草叢裡 ,全身上下濕漉漉的,頭髮披散凌亂不堪,衣衫沾滿血漬,一看就是剛上岸沒走多遠就暈倒了,江小漁自十歲遭遇事故以後性子大變在陌生環境陌生人面前很冷靜沉着,沒有一絲小女孩的天真爛漫像一個冷漠的大人物,只有在親人面前才像一個小女孩,見到這樣的場面也不驚不慌,系好腰間的魚簍再將昏迷的人架在自己肩上慢悠悠地往家走。

江小漁家住在水系發達的問江,這裡群山疊嶂,江域寬闊,是江小漁生長的地方,她的面頰是十六七歲女子還未完全長開但又脫離了稚嫩的樣子,但這絲毫不影響她的美貌,眉毛像蠶蛾一般細長又黢黑趴在眉骨上,眼像平江的一汪清水淌在裏面睜眼之間光波流轉卻也像水一般沒有溫度不帶感情冷冰冰的,鼻子挺拔嘴巴小巧,一副活生生江南女子的模樣身高卻比江南女子高挑,因為幼時的變故家裡只有江小漁和爺爺,江小漁從小就在心裏發誓要讓爺爺過無憂無慮的日子,但是江小漁不明白為何爺爺說他們自小長在這裡爺爺卻不熟水性,所以家裡吃喝都靠着江小漁,江小漁總覺得爺爺有事瞞着她,她想出去看看但是放心不下爺爺。村裡統共也只有二十戶人家,個個都對江小漁很好,有什麼好吃的都會念着她,小夥伴有什麼好玩的也都緊着她,正回想着不遠處就出現了熟悉的茅草房,裏面走出一個精神矍鑠的老頭,扯着嗓子大喊「江小漁,今天怎麼這麼晚,是不是又撿什麼東西回來了?」走近一看近乎尖叫到「好你個死丫頭,平常撿個鳥撿個小貓小狗就算了,今天居然給我撿了個人回來,趕緊把他給我扔出去,不然打斷你的腿」「不要啊爺爺,我第一次撿到人,我還從未見過外面的人長啥樣呢,我要養他」「養?你當他是什麼野貓野兔嗎,這是人,要吃白米食肉糜的人啊,說不定一頓還吃你的三倍呢」「那我不管,我就要養他,你不讓我養我就生氣,我生氣了就沒力氣,沒力氣就不想幹活,不想幹活咱兩都得餓肚子,你選吧是我們三個一起餓死好還是讓我養他」「從小爺爺也沒攔過你什麼,這次就聽爺爺的好不好」「從小我就聽爺爺的話,但是這次我偏不,你就讓我養他吧,求求你了爺爺」「好吧,但是爺爺有一個要求」「你說吧我答應」「 等他離開之時要讓他喝下忘憂才能讓他離開」「好的,保證做到」「你這小妮子就不讓人省心」「那我去找葯老頭了啊,讓他來看看能不能救活」「沒大沒小,別人都叫他葯老,就你叫他老頭,虧他疼你,不然要拿你練葯人」「有什麼區別,本來就是老頭」「行了,別貧了,快去吧,再不去人要掛了」「哦哦」江小漁說完立馬跳出們去尋找葯老,而在屋裡的老頭也跟着出了門,在門口思索了一會兒從內袖掏出一根紅煙點燃了它,江小漁似有所感,但也並未多想,一路跑着去找了葯老趙無極。

葯老的葯廬離江小漁家並不遠,江小漁只跑了幾分鐘就到了,還是一如往常的風格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老頭,救命啊老頭」屋內正在搗鼓葯經的趙無極一聽這話趕緊扔下書跑了出來,「怎麼了丫頭,是不是受傷了,快讓我看看傷哪兒了?」快速繞着江小漁看了一圈又拉起江小漁的手號起了脈,江小漁一把甩開手「哎呀,不是我,不是我,是我撿回來的一個人,就躺在我家呢,你快跟我去看看吧」藥王這才對剛才的紅煙有所悟,原來是有陌生人進了村,隨即便嘟囔道「哎,不救不救,哪裡撿回來的扔回哪裡去,哦,不對不對,扔遠點,扔到秀江河裡去吧」雖是問江但是千珏顏趙無極一直告訴江小漁那條江叫秀江「你胡說什麼老頭,那秀江可是凶河一年四季猛水急奔,你不想救人就算了,你還想殺人,讓官府知道還了的啊」「官府是個什麼東西,在哪兒,長什麼樣,能不能吃啊?」「哎,不跟你胡攪蠻纏,你快跟我去看看吧,人都快死了,爺爺已經答應救他了,讓你給他走的時候喝無憂呢」「嚯,你說那老古董同意你救人,這倒是個稀罕事,那我就隨你去看看是哪路神仙,讓你爺爺都開金口救人了」。兩人很快回到了爺孫倆的茅屋,抬眼就看見一個渾身黑渾身掛着彩的男人躺在門口,「我的天哪,你都不把人扶進去就讓人躺在這地上」「我能讓老葯怪治他就不錯了,你還講條件」「誰怪啊誰怪,你個老東西」趙無極臭着臉吼道,江小漁開口道「你們兩個是真的杠,我看你們兩個其實根本沒想着救人吧,現在開始誰都不準多話,老趙,我給你三個時辰把他弄好,不然我就要放終極大招了」趙無極嘟囔道「小傢伙沒大沒小,還弄好,你以為這是什麼東西嗎」一邊把人扶着進了裡屋鼓搗去了,屋門前江小漁的爺爺給趙無極擺了個眼神指了指自己的左胸,這一弄直接到了晚上,趙無極伸着懶腰「小丫頭,這個人可不簡單,且不論他身上的傷,這些傷口都是一些很奇特的武器造成的,不是簡單的刀傷劍傷,只有殺手組織會使用這樣陰毒的兵器,在他身上還中了一種毒,此毒名據殺,聽它的名字就應該知道這個毒非常霸道,只要中了此毒無一能活,這毒是毒鬼手五毒研製的,而這五毒只有高官和大賈才能請得起,況且他早已歸隱長住五毒谷不出,此番能請他出手必然不是一般的江湖恩怨那麼簡單的,我們救他恐有大禍」,「老趙你唧唧歪歪的,你就說你怕了不就完了」「哎,不是我吹啊我的小漁兒,再給我來幾十百個我都敢救,只是我不愛摻和」「那不就完了。反正現在人已經救了,你出去吧,現在我來照看他,你應該餓了我做了你喜歡的白鰷」「哇,還是小漁兒最好,知道心疼師父」說完撩起衣袍飛快的跑了出去,江小漁自顧走到床邊坐下,看着躺在床上的人眼中閃着莫名的光,屋外趙無極與江小漁的爺爺千顏絕坐在桌前執杯對飲,「你可看見了?」千顏絕開口問道,「嗯,左前胸,一顆梅花狀疤痕」「瞧他就有幾分趙天樾的模樣,他十一歲那年我恰去趙國,聽說他從馬上摔下硌到了一個長得怪異的石子,墜下馬的力量讓那石子竟嵌入了血肉,只是後來留了這梅花一般的印記在胸前,而這突起的疤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掩蓋會永遠跟着他」「我自月兒嫁入你千顏時便也離開了趙國。可趙國向來式微如今怎麼也要捲入這漩渦中了?」「在這兒住久了如今的局勢我們都不大清楚了,我只是怕那瘋婆娘不死心勢要找出我們趕盡殺絕」「但是千老頭,我想不通為什麼來的會是這小子,趙天樾可喜歡這小子了他娘更是寶貝他,怎麼捨得讓這小子卷進來」「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趙天樾根本沒必要讓他兒子來犯險,可以坐山觀虎鬥好收漁翁之利但是現在偏偏把他兒子送進來了」「哎,算了算了別想了,我看小丫頭精得很怕是心裏面已經有盤算了,編的再好的鳥籠也困不住嚮往天空的鳥」「可是漁兒不是失憶了嗎,怎得還……」「我也不知道,就感覺小丫頭最近心裏總裝着事兒,可能她想出去看看但又放心不下你吧,聽最近和她一起出去打漁的人說她老是望着峽口發獃而且她從來不愛摻和什麼事,但是這次竟然帶回來一個人也不聽你的勸阻還央求我救那小子」「可是你知道她的身份,我們把她保護得好好的要是她現在出去被人發現身份必然會引起軒然**,要是傷及了她你我下了黃泉也無法向他二人交代」「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可我想啊逸不會希望他的孩子是折翼的鷹,我們把小漁兒保護得太好了,或許現在應該讓她出去闖闖了可能會改變我們現在的局勢,你知道的隨我們來到這裡的那批孩子都長大了,我們不能將他們一輩子困在這裡,如果近親結合了後果不堪設想我們需要新鮮的血液流進來」「是啊,我最近也為這個事發愁,但是我不想讓漁兒卷進來」「我又如何想讓她見識這人世的暗,可是我們要是露面了所有的準備都會付之一炬,不等我們有動作我們就已經輸了」「哎,好吧,那和漁兒談一下?「肯定地好好談談,我瞧你還是不想讓她出去那我們還不如直接問小漁兒呢」說罷對着屋裡喊道「小漁兒你來一下,我們兩個老傢伙有事和你說」屋裡的江小漁應道「哦」江小漁應聲出屋同二人一同坐在桌前等待兩人開口,千絕顏一臉嚴肅地盯着江小漁不肯開口,江小漁從未見過爺爺這般神色,不敢擺出平日的態度嬉皮笑臉,端正的坐在凳子上只是如坐針氈一般難受,趙無極無奈搖頭只能開口「小漁兒,你也不小了,可想出去看看?」「果然還是瞞不住親愛的阿公」江小漁回道,趙無極為緩和氣氛笑罵到「小丫頭無事叫我老頭有事叫我阿公像你爺爺一樣雞賊」千顏絕怒氣回道「你才雞賊,誰是雞,啊,誰是雞?」「好好好,你不是,你也就頂多是個固執還膽小的縮頭烏龜」「我說你別過分啊老頭,一會兒雞一會兒烏龜,我這兒沒你說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不刺激一下你你肯開口啊!」江小漁無奈的翻起白眼「你們兩個回回鬥嘴都這樣沒個消停,不是找我有事?有事說事沒事您兩個還是歇了吧忙了一整天也怪累的」趙無極抬頭望向千絕顏「你說還是我說」千絕顏沒有回答也不出聲只是向趙無極努了努嘴,趙無極明了隨即開口「那我簡單說了,漁兒你是不是嫌和我們兩個老東西煩了,想出去看看」「沒有,阿公,我只是想出去看看並不是嫌棄你們,我長大了但是我都沒出過村子,爺爺教我武功您教我治病救人,叔叔們教我知識,但是你們從來不同我說外面的世界,我問你們我一輩子就在村裡為什麼要學這些可是你們都藏着心事秘密不肯告訴我,嘴上說著就是怕我無聊就當打發時間隨便學學,可是我只要不認真你們都會對我非常嚴厲,我搞不懂為什麼會這樣,但是現在我告訴你們兩個這些你們肯定會編故事騙我讓我留下來,我想自己出去看看,而且我絕對有把握保護好自己」趙無極笑道「原來小漁兒腦子裡咕嚕咕嚕裝了好多我們對你不好的回憶啊」江小漁急道「我才沒有,我最愛你們好不好,你們肯定對我很好啊,可是我長大了欸,可是你們都只教我知識但實際我什麼都沒見識過啊,就連治病我都只能治那些小貓小狗,村裡除了和我一般大的阿哥阿姐連個小孩都沒有,為什麼沒有小孩不就是因為沒有新鮮血液流淌嗎,要是你們執意把我困在這裡我也願意陪你們一輩子的」千絕顏看不了江小漁這委屈巴巴的樣子無奈開口「那你就出去看看吧,等屋裡那人醒了隨他出去……」話還未說完江小漁便激動的跳了起來一把抱住千絕顏「多謝我親愛的爺爺大哥」千絕顏額上青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