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骨暖婚:總裁花式寵》[入骨暖婚:總裁花式寵] - 第4章:一千萬的價值

第4章:一千萬的價值

錦繡江南,富人別墅區。

黑色勞斯萊斯在門口停下的剎那,一把印有獨屬樓層的鑰匙從司幕辰手裡丟到了千雪的懷中,「這是鑰匙,從今天開始你就住在這裡。」

「那、你呢?」

看了眼懷中的鑰匙,千雪緩緩抬頭,澄澈的瞳孔映着他冷峻的容顏,低聲問了句。

司幕辰側轉過頭,手用力的捏起她的下顎,寒眸微眯,陰惻惻地說:「怎麼,才結婚就想着分居呢?」

「不,我、我不是那個意思。」見他誤會,千雪忙搖頭想要解釋,但在他逼人的目光,所有的解釋瞬間都化為沉默。

「我不管你是什麼意思,千雪你最好給我記住,我現在是司家的大少奶奶,你的一舉一動都代表着整個司家的形象。你要是敢不知檢點,我會讓你生不如死,更會讓千家徹底消失。」說罷,司幕辰用力的推開她,毫不憐惜地喝道:「滾下去!」

面對他無情的羞辱,千雪面色一陣煞白,喉嚨就像卡了什麼東西,酸澀至極,澄澈如清泉的瞳孔更是不爭氣的蓄滿了眼淚,但為了不在他面前顯現自己的狼狽,她狠狠的咬了下唇,轉身推開車門就下車。

車門剛合上,她的腳步還沒站穩,黑色的勞斯萊斯瞬間就像離弦的箭,嗖的一下開出老遠,噴得她一臉的尾氣。

千雪愣愣的站在小區門口,望着潑墨般的星空,壓抑了一路的情緒瞬間崩潰。

為什麼?

為什麼要讓她重新遇見他?

既然他們註定是有緣無份,為什麼還要讓他們一起捲入這個錯誤的漩渦?

……

黑色的勞斯萊斯駛離錦繡江南後便一直沿着市中心的路線行駛。

駕駛座上談峰透過後視鏡望了眼后座的司幕辰,看他眉頭緊蹙,面色冷沉,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讓他不由想到他今晚對千雪的寬容,忍不住多嘴:「辰哥,那個千雪可是個定時炸彈,你留下她就不怕她壞事?」

「她不敢,除非她想讓整個千家為她的行為陪葬。」

望着窗外一閃而逝的夜景,司幕辰腦中不自覺地閃現過千雪那怯弱的臉,他咬了咬牙逼迫自己不要去想她。

「讓她徹底的消失不比威脅更穩妥嗎?」談峰道。

「消失?」司幕辰劍眉一擰,冷聲哼道:「沒有人在欠我的債後可以輕而易舉的了結,尤其是她千雪。」

聞言,談峰頓時噤聲,在心裏暗暗地嘆了口氣。

他說得如此咬牙切齒,可他心裏到底是想報復還是想留住她,怕是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

三天後,回門的日子。

千雪起了個大早,經過主卧的時候,見房門大敞,她知道司幕辰又沒回來,心底掩不住失落。

三天了,自從他們結婚當晚他送她回來後,他就沒有出現過。他知道她厭惡她,把她留下也是逼不得已,她原以為既然要做戲他便會做足全套,可現在看來是她自作多情了。

這樣也好,免得回到千家後讓他看到她的狼狽。

「少奶奶,回門的禮品都準備好了,你是否要給少爺打個電話?」千雪剛下樓,管家就迎上來,一臉慈祥地詢問。

千雪搖搖頭,微笑道:「不用了,他既要管理公司,還要扛起整個司家,這種小事就不麻煩他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