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天帝》[太古天帝] - 第一章北項王

天墟城外,拜將台。

此刻,拜將台下,早已經人山人海。這是民間自組的祭奠典禮,幾乎已經形成了當地的習俗,很多人都會在這一天到來。

「請北項王后人,項天成登拜將台,點燃祭火。」

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大喝,看向不遠處一身青衫的青年。

同時,包括老者在內,其他人全都虔誠的跪拜了下去。

「王爺……」

青衫青年身邊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躬身遞上了火把之後,自己也跪伏了下去。

青衫青年正是北項王嫡系後人,項天成。

項天成抬頭仰望高大的北項王,眸光深邃,一手自然背負,緩緩朝着拜將台走去。

「呼」

火光跳動,項天成立身在烈火之前,一時有些失神。

「還不跪下,難道你想北項王生怒嗎?」

點燃祭火之後,有人見到項天成並沒有跪伏下去,不滿的喝道。

「咚……」

隨着他單膝跪地,頓時,天地間盪起一陣神音,像是諸神在嘆息,萬道在悲慟。

風雲色變,懸掛在天穹之上的六月烈陽都失去了光彩,晦暗無比。

「轟隆隆……」

整個拜將台,以及北項王那頂天立地的石像都在顫動,出現了龜裂的跡象。

項天成急忙收回了膝蓋,他這一跪,北項王根本承受不起。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已經不是真正的項天成,而是帝天。

「項天成,你去吧。你唯一的執念,就是要令項家重現當年輝煌。我帝天答應你,保項家萬代昌隆。」

就在昨夜,項天成暗疾發作,命懸一線,就連唯一的老僕都不知曉。

帝天,這是一個無與倫比的稱號。他縱橫寰宇,俯瞰九天十地,被稱為荒古之後第一人,這一身威名,是無盡的血與骨鋪建而成,摻不得半點假。

即將證道巔峰,卻橫生枝節。幾大荒古前的至尊齊來。這一戰整整打了三年,帝天帶着無匹的武道執念,在茫茫宇宙中大戰幾位至尊,崩碎了無盡星河,每一個人都殺到了血肉乾枯。

可惜他還是敗了。此刻,他的目光中有悵然,有堅定。

「既來之,則安之!」

油盡燈枯的極限,他沒有選擇繼續死戰,而是選擇了保存實力。以最後的力量,擊穿星域界壁,橫渡而去。

可是,穿越星域界壁之時,出現了偏差,來到了這樣一個世界。而且入駐了別人的軀體,這一點連他都沒有想到。

「發生了什麼?」

「北項王身軀龜裂,難道預示着不祥?」

眾人渾身顫抖,就在剛才,一股無與倫比的氣勢席捲天地,壓在眾人的心頭。

這種驚悚之感,隨着項天成起身,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很多人有一種仰視神明的錯覺,無形中,那道有些消瘦的身影在他們眼內變得偉岸如山。

可是,誰都知道,眼前的項天成,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病秧子。

「定是北項王不滿不肖子孫,因而遷怒……」

「我就說了,不應該等他,現在如何是好?」

「快快滾下來……」

很多人面色劇變,不明情理的怒喝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