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初南厲辰銘》[唐初南厲辰銘] - 唐初南厲辰銘第4章  (2)

br>人家是瞎,但絕對不傻啊。
而且他也是朝不保夕,也是個可憐人。
她竟然生出點同情的感覺,哪怕自己已經很慘了,但厲辰銘似乎比自己好不到哪裡去。
也許,他們都是命里註定孤獨的人。
她掛斷電話,看着鏡子里的自己,青紅胎記讓人生厭。
這些年,也只有媽媽沒有嫌棄過自己吧。
她今天也要回何家一趟。
爸媽已經離婚,她跟媽媽姓。
說來可笑。
何文輝是靠着媽媽上位的,在外公的公司里戰戰兢兢、勤勤懇懇,迷惑了外公和媽媽,成功做了上門女婿。
可等外公去世後,原形畢露。
他在老家原來有女朋友,甚至為他孕育一女。
母親懷着她和弟弟的時候,何文輝便把情人和私生女接回來了。
導致最後生下來,只有自己活着,異卵雙胞的弟弟就這樣去世了!而何文輝更是嫌棄自己丟人,覺得她是個掃把星,要把她弄死,是媽媽拚死救下了她。
為了保住自己,媽媽同意離婚,離開了住了幾十年的屋子。
眼睜睜看着那個情人鳩佔鵲巢。
唐氏集團,也被改名為何氏。
媽媽身體孱弱,一直住院,需要昂貴的醫療費。
何文輝要面子,不願意讓別人知道他苛待前妻,所以這些年醫藥費還是出的。
但現在,媽媽的心臟病終於匹配到了合適的心臟源,隨時都可以動手術。
但,何文輝不肯拿錢。
直到,他讓自己嫁給厲辰銘,拿到天價聘禮就立刻給錢讓媽媽動手術。
也因為如此,她才嫁了過來。
她今天要回去,商量媽媽手術的事情。
「手術啊,不急,你媽這病也拖了幾年了,一直吃藥也死不了。」
何文輝淡漠地說道。
當初,求着她嫁給厲辰銘可不是這副嘴臉。
她聽到這話,氣得死死攥緊拳頭,面色清冷。
這可是人命關天的時候,一旦錯過合適的心臟源,以後再想匹配就難了。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