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戰神/特種狂衛》[特種戰神/特種狂衛] - 第8章療傷

女軍人沒有異議,略顯蹣跚的緩緩靠着一顆樹榦坐下,閉上眼睛便沒了動靜。

劉毅深吸口氣,目光掃過黑暗的叢林。

放哨的事情,從前打獵的時候,他沒少干。

將槍掛在脖子上,準備攀爬上樹放哨。

但,轉念一想。

女軍人的腿傷不輕,一旦有什麼緊急情況,恐怕行動艱難。

想到這裡,他俯身找了一根粗大結實的樹枝,用軍匕削成了一根拐杖,然後放在女軍人身邊。

做完這一切,他立刻攀上一顆大樹,將身體引入樹榦當中,目光遊走於黑暗的叢林四周。

同時用耳朵,仔細的判斷着着周圍的聲響。

在樹榦上,足足守了有三個多小時。

夜,漸漸的深了。

敵人始終沒有出現,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黑和連續作戰的疲憊,讓他們失去了尋找線索的精力,放棄了追蹤。

兩天的奔襲,戰鬥,逃跑,劉毅此刻身心俱疲,漸漸地,視線有些模糊,腦袋發昏眼瞅着就要睡過去。

就在他眼睛將閉沒閉的瞬間,一道微弱之極,但卻很清晰的醒目的微光,划過他的眼眸。

悚然一驚,劉毅眼睛一下子就睜大了。

「有情況!」

他驀然瞪大眼睛,向著亮光的方向看去。

沒有了,亮光瞬間划過,這個時候消失的毫無蹤跡。

劉毅從前是獵人,現在是軍人。

該有的敏感,他一直保留着。

剛才絕不是錯覺,劉毅非常確定!

他的睡意全無,將掛在脖子上的槍拘起。

打開瞄準鏡的夜視開關,將準星鏡頭對向剛剛有光划過的方向。

藉助夜視儀瞄,他清晰的看到,支槍光亮划過地方的不遠處,有一個身影,正持槍躬身摸索前行。

他的身後,有幾個人影,散在後方不遠處。

敵人摸過來了,劉毅第時間做出了判斷。

手指在扳機上磨砂了一下,他很想開槍射殺敵人。

但,他清楚自己的實力,如果敵人只有一個還好,多名敵人同時出現,根本沒有勝算。

咬咬牙,劉毅扒住樹榦,從樹上小心翼翼的滑了下來。

他俯身來到女軍人身邊,想要叫醒她。

只是,靠近了之後,在微弱的光線下,他看到,女軍人渾身顫抖,臉色蒼白如紙。

用手摸了一下額頭,滾.燙一片。

「糟了!」劉毅低呼一聲。

女軍人不知什麼時候發起了高燒,而且已經陷入了昏迷狀態。

敵人就在附近,這裡已經不能再呆了。

劉毅心一橫,將兩把槍都掛在脖子上。

彎下腰,背起女軍人,一手拖着她一手拄着之前削的拐杖,放輕腳步向著與敵人相反方向的黑暗處轉移。

柔軟的身體背在身上,感受着女人綿軟的身體,劉毅在緊張之餘,心裏居然升起一絲異樣的感覺。

用力晃了晃腦袋,他將腦子裏面不該有的雜念拋掉。

危急時刻,根本不容多想,必須要冷靜面對。

暗夜,十分有利於潛行。

劉毅對林中夜路並不陌生,甚至可以說是極為熟絡的。

畢竟,他打小開始,就經常在林中摸黑趕路。

可是,他現在背的是一個人,而不是書包。

沒有多久,呼吸就漸漸急促粗重起來,剛恢復了些的體力,很快便消耗殆盡,繼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