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劍聖主》[萬劍聖主] - 第5章 金色戰場

「這?」眼看着銘紋儀式就要結束,拉力徒然增大,那血紅靈性帶着老人的靈力被一同吸引,轉而進入了常清河的體內。

然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自己體內的靈氣竟也被那吸力吸收了進去。

感受到快速流失的靈力,鄒老人急忙斷開銘紋儀式,將銘紋刀重新收回了體內。本以為這樣就可以免於那恐怖吸力的侵蝕,哪成想,那吸力依舊不依不饒,一個呼吸間便把剩餘的靈力吸進去了大半。

鄒老人慌了,他從事銘紋工作已有數年,還是頭一回碰到這麼邪門的事。

「常小子!」鄒老人急的大叫,再這麼被吸下去,他這老命都要交待在這裡了。抬頭一看常清河,這後者更是把他嚇的冷汗直流。

面前的常清河本來還好端端地坐着,待到那莫名吸力出現,常清河兩眼翻白,整個人漂浮在了空中,詭異至極。那模樣,像被鬼神提在了空中,將他送入口中美餐一頓。

「來人!」

鄒老人一推房門,踉蹌出門,門外兩人聽到聲響,轉身想問銘紋的結果如何。

「鄒兄······」

話還沒問出口,便看到了一臉恐懼的老人。

「怎麼回事?」八字鬍詢問。

「你們快去救救孩子吧。」

顧不得靈力的流失,鄒老人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如何將常清河從這種詭異的狀態中脫離出來。

「清河?」

一聽是自家孩子出事,常玄印一個箭步衝進房間,速度之快讓一邊的八字鬍一驚。

這男人身法這麼快?他不是普通人么?

來不及多想,八字鬍也跟了進去。

房中的常清河此刻是整個身子懸浮在了空中,散發著奇異的金光,金色光線撞擊在牆面掀起陣陣波瀾,波瀾之中倒印出日月星辰,山川草木異象,場景詭異而又神聖。

先來的常玄印愣了一秒,下一步迅速將手指放在常清河手腕處,感受着他的脈象。

「很平穩···不像是受傷。」

自己兒子的情況很穩定,就像在熟睡一般,並無任何生命危險。

「怎麼回事?我還從來沒聽說銘紋會出這情況。」

這簡直是聞所未聞,滿屋的黃金異象,太過奇幻。

「這,這是上天送給我大辛國的厚禮啊,哈哈哈,黃金異象,這是九紋武靈才會顯現啊。」

「天佑我辛國!」

八字鬍很激動,整個人跪在了地上,開始祭拜。

「九紋武靈?孤陋寡聞。」

常玄印搖了搖頭,只覺男人太過誇張。眼前的異象根本不可能是九紋武靈現世,若要是真的九紋,那異象絕對可震山河,聚祥雲,集七彩,而不會只在一個小房間里顯現。

可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常玄印閱書無數,此刻也搞不清楚。

現在自己的兒子呼吸平穩,暫時沒有生命危險,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而在異象中的常清河,眼皮下黃金古劍在瞳孔中顯現,此時身處一奇妙空間。

「我,這是在哪?」

常清河的意識清醒,他還清楚得記得,當鄒老人的銘紋刀刻在他皮膚上的那一刻起,自己的意識被金色漩渦吞噬,與前世轉生如出一轍。

「又是這金色漩渦。」

看着周圍一道道漣漪,常清河無奈搖頭。

想也不用想,這肯定是神秘古劍搞的鬼。

「這把劍到底要我怎樣,死也死不痛快,硬把我拉到這個習武世界,現在又送我到這裡。不會要來個二次穿越吧。」

常清河這麼一想,覺得還真有可能,自己就是菜板上任人宰割的魚肉,神秘古劍想要他怎麼樣,他就得怎麼樣。

想想還真是悲慘。

暗自嘆了口氣,忽然,腳尖下有了實感,常清河穩了穩身子,站直後便往四周看去。

金色的草,金色的土石,金色的河,金色的雲,金色山川,金色的太陽,還有,血紅色的屍骸。

這是····

腳邊屍骨無數,血流成河,模樣慘烈,一看便是經歷了大戰。

「仔細一看,這大地山川也是慘不忍睹啊。」

地面皸裂,山被劈成了兩半,空氣中瀰漫著陣陣腥味,常清河發現,這屍骸中不僅有人類的屍骨,還有一些奇形怪狀的類人生物。

蹲下將這生物的頭顱翻過來,印入眼前的是一個醜陋的褶皺臉,嘴裏全是尖牙,兩隻長毛耳朵,雙眼布滿血絲,很是猙獰。

「太噁心了。」

常清河敢發誓,自己活了八十多年都沒見過這樣噁心的生物,那面容彷彿是一種魔咒,能精準刺激到引發人類噁心的神經。

但一路走來,噁心生物的屍骨還是頗少,大多都是人類的屍骸。

太慘烈了,這麼看下來,平均二十幾人才能殺掉一隻噁心生物。

這是一場怎樣的大戰,死傷慘重,為何書上都沒有記載?難道這不是這個大陸的戰爭?還是說只是我孤陋寡聞?

繼續往前走,常清河被一道微弱的光吸引而去,腳邊屍骸愈來愈多,就像走在雪中,漸漸的,雪邁過膝蓋,邁過腰部,最後,邁過了常清河的胸口。

哪怕是見過大風大浪,連死都不怕的常清河此時也不敢往前走了,周圍一片一片的頭顱屍骨,擠滿了整片大地,血味沖鼻。而且,噁心生物的屍骸越來越多,人類的卻是越來越少。

人類屍骸變少,怪物的屍骸卻變多,這是有人獨自殺了進去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