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學神竟是我的頭號黑粉》[校草學神竟是我的頭號黑粉] - 第9章 好心當做驢肝肺

一看到這個標題,肖慕然的嘴角立刻漾起一抹笑意。

給這個名為「花心蕊」的主播提了這麼久的意見,終於還是迎來了她的感謝。

只是,她大費周章的專門用一個新章節來感謝自己,倒還……真有點不好意思呢!

肖慕然緊了緊耳內的藍牙耳機,這便抬指點開了【致艾露恩的月光】。

剛聽了個開頭,肖慕然的眉頭就漸漸皺成了兩座小山丘。

她這是在……怪我?!

肖慕然兩頰的咬合肌往外鼓了鼓。

我這麼耐心地指出她的問題,並給她提了那麼多寶貴的意見,她竟然怪我?!

肖慕然從鼻孔噴出一口氣,為什麼好心……總是會被當作驢肝肺?

正自憤憤不平的時候: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嗚嗚嗚】

【你越說越離譜,我越聽越糊塗】

《你好毒》的副歌部分響了起來,張學友那很有金屬質感的嗓音,彷彿一串餵了毒的飛刀,「biu~biu~biu~」地朝自己的心口直射而來。

肖慕然揉了一下心口,媽的,真的……疼啊!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嗚嗚嗚】

【你給我說清楚,我要啃掉你的骨】

肖慕然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肋骨。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嗚嗚嗚】

【每次都被欺負,小心我一定報復】

肖慕然立刻就想到商朝的那個丞相比干,因為連續3天進宮抨擊紂王的過錯,結果被紂王挖掉了心臟。

尼瑪,歷史不會重演吧?

肖慕然捂着心臟,擦了擦額頭滲出的汗水。

不過冷靜下來想了想之後,肖慕然不覺又是一陣啞然失笑。

在花心蕊的眼裡,艾露恩的月光不過就是個ID而已,難道她還能鑽進Wifi,從自己的手機屏幕里跳出來?!

想到這裡,肖慕然終於長舒了一口氣。

唉,真的是神經過敏了!

怕她?!

我可是悅耳APP的掌門人啊,只要我願意,立刻就可以將這個花心蕊的賬號給封了!

我才是那個紂王好不好?

呸呸呸,我怎麼可能是那個奢糜腐化、殘忍暴虐的紂王呢?

當即嘴角閃過一抹淺笑,這便抬指在這《致艾露恩的月光》的音頻底下評論道:

【忠言逆耳利於行,良藥苦口利於病!請珍惜能直言不諱指出你不足之處的人!】

【PS:這段音頻里,你說錯了一個字哦!寨,是翹舌音,zhai子,而不是zai子。還是那句話,多翻一下《新華字典》,對你絕對沒有壞處!】

評論發出去之後,肖慕然看了一下手機時間,頓時就是一抖。

我去,不知不覺已經過去20分鐘了!

連忙拽過身後的廁紙擦了起來。

剛一走進辦公室,前台美女Alice立刻一挺胸,巧笑嫣然:

「肖總,還需要咖啡嗎?」

肖慕然吧唧了一下嘴:「哦,給我們四人每人都來一杯吧,辛苦你了啊。」

總是獨佔着Alice的咖啡服務確實不太好,還是讓兄弟們也雨露均沾一下吧。

Alice微眯了一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