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棄少》[浴火棄少] - 第7章

眾人看到秦老的動作,一個個瞠目結舌。

噪雜的議論聲,也隨之戛然而止。

秦老,竟然是來找陳風的?

陳風疑惑:「找我有事?」

「確實有事!」秦老滿臉堆笑,神色陳懇:「陳先生,不知能否私下聊聊?」

「也好!」

陳風點點頭,走到門口即將出去的時候,突然扭頭瞥了顧海一眼。

「一條狗,如果不認清自己的地位,只會變為瘋狗,永遠難成虎狼!」

顧海剛從尷尬的境地中反應過來,聽聞此言,臉色驟然陰沉,羞怒無比。

抬頭看去,卻見陳風已經和秦老出門而去!

「這個混賬!」

顧海狠狠的一拳砸在門柱上,眼中透着兇狠的光芒。

「顧少,何必跟那種人一般見識?一個跳樑小丑而已,現在他也只能在嘴上佔佔便宜了!」柳婉的舅媽諂媚的湊上前勸道。

「那小子剛從牢裏面出來,怎麼會認識秦老這樣的名人呢?而且秦老對他的態度,還那麼不一般?」有親戚不解的說道。

其他人聞言,也都若有所思。

確實,這件事情顯得太不尋常了!

「哼,你們知道什麼?以為那小子遇到了好事嗎?」

這時,王麗華臉色陰沉的冷哼了一聲。

「秦老是什麼,江州第一神醫!陳雨那死丫頭的情況,他治了一年都沒效果,卻被陳風治好了,你們說,秦老會怎麼想?」

「是啊!陳風的行為,不就是在打秦老的臉嗎?」有親戚恍然道。

「打臉還在其次,最主要的是秦老的名聲肯定會因此受到影響!這麼說,秦老是來找陳風麻煩的?」

「沒錯!」

王麗華冷笑一聲,一副自以為瞭然一切的模樣。

「當著咱們這麼多人的面,秦老要維持自身的形象,所以不好發作,同時也是在給咱們面子。等離開這裡之後,哼哼……」

「那陳風這小子算完了!」有人辛災樂禍。

顧海在旁邊聽的嘴角一陣抽搐,眼中鄙夷之色一閃而逝。

如此自欺欺人的解釋,這一家親戚竟然也能想的出來。

不過他也沒去打破,揮手示意大家安靜。

「不管怎麼說,陳風已經回來了,有些事情還是防備點好!」

「小婉,你名下的財產要儘快全部轉移,免得在離婚的時候吃虧!」

「還有,我決定把訂婚日期提前!」

「提前?」柳婉不解。

「沒錯!」顧海眼中寒光連連閃爍:「我們不能給那傢伙喘息之機,要在他有所反應之前再次給他來個沉重的打擊,最好一鼓作氣將他趕出江州!」

柳婉沉吟少許,眼睛突然一亮:「大後天好像是陳風妹妹的生日,不如就提前到那天吧,應該對他的刺激會更大一些!」

雖然這樣有些殘忍,但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就沒了回頭路,她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好!如此最好不過!」

顧海大喜,嘴角露出一絲猙獰的笑意。

「我不但要將日期提前,還要大辦特辦,在君臨大廈頂層舉行典禮,讓他受到江州所有人的嘲笑,看他在這裡還怎麼呆下去!」

「陳先生,不是我非要來打擾你,實在是林家人逼到頭上了!」

別墅外,秦老面露無奈,直接開門見山。

卻是林老爺子發佈了找人的命令後,林家人現在都在找陳風。

林五爺心思活躍,就找到秦老讓他幫忙。

秦老推脫不過只好答應,得知柳婉是陳風的妻子,就上門來碰碰運氣,沒想到陳風還真在這裡。

「陳先生,現在你可是林家的香餑餑!還是那句話,交好林家,受益無窮!您看什麼時候方便,咱們過去一趟?」

陳風搖搖頭:「不急,等我自己的事情忙完再說吧!」

秦老早料到陳風不會那麼爽快答應,猶豫了少許,說出了此次前來的另一個目的。

「陳先生,那個……,我老頭子仰慕四象玄門針已久,不知您能不能闡述一下其中的奧妙?」

說出這話的時候,秦老心中是無比忐忑的。

各個行業的佼佼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