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昭昭蕭景炎小說》[虞昭昭蕭景炎小說] - 虞昭昭蕭景炎小說第4章  (2)

>虞昭昭的身子一直不見好,小如擔憂得自作主張叫了蕭太醫來瞧。
蕭太醫搭了脈,虞昭昭忽的想起才問:「蕭太醫,前段時間我母親重病,是叫您去瞧的,如今我母親身體可好了?」
蕭太醫頓了頓,臉上的神色怪異:「娘娘,您不知道嗎?
謝夫人七日前亡故,如今……已然落葬了。」
虞昭昭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搖頭:「不可能,陛下已經賜下不生丹,母親怎麼會……」蕭太醫不忍地搖頭,壓低了聲音才道:「微臣仔細查過了,陛下賜的不生丹……是假的,承蒙謝家大恩,臣這才冒死告訴娘娘!」
「娘娘,您在這深宮之中,入口的東西一定要慎之又慎!」
一瞬間,虞昭昭如墜冰窟,渾身的血液似乎都凝結成了冰渣!
蕭景焱給的不生丹是假的!
她忽然想起來,瑾兒死的時候,他就說過,這還只是開始。
他還說,他恨不得將謝家人千刀萬剮。
所以,他口口聲聲說只要她給趙綉兒磕頭認錯,實際上不過是個幌子!
虞昭昭心頭似有無數鼠蟻啃食,鑽心般的劇痛。
他騙她,以母親的性命去騙她給趙綉兒下跪!
她望着空蕩蕩的宮殿,掙扎着起身,想去找蕭景焱問個清楚。
可到了門前,忽然瞥見宮中的桃花樹不知什麼時候都不見了。
她陡然明白,經年痴纏愛恨,都是她一廂情願,蕭景焱半點未曾念及他們的舊情。
她笑着,忽然沒有了一點力氣,狼狽地倒在地上。
虞昭昭指甲死死摳住地面,壓抑得聲線只剩痛楚:「曜郎啊曜郎,你騙得我好苦!」
第六章四月二十,穀雨,天晴了。
虞昭昭卻依舊穿着冬裝,看着高高的宮檐,和偶爾落在上面的飛鳥。
「陛下駕到——」門外傳來太監尖細的聲音。
虞昭昭沒有轉頭,好似沒聽見一般,也不見起身。
一旁的小如有些着急,她卻沒有任何反應。
蕭景焱進來,瞧見這情景,不悅的皺了皺眉。
「皇后倒是越發懂規矩了,知道朕來,連迎都不迎了!」
虞昭昭這才回頭,聲音沒有一絲起伏:「陛下今日竟也有空來坤寧宮,可惜,臣妾宮裡連種像樣的茶也沒有,怕是招待不好陛下了。」
蕭景焱看着靠在窗前的虞昭昭,只見她面色蒼白,單薄消瘦得好似一陣風便能吹走一般。
他心裏竟有些悶悶的,語氣煩躁:「太醫院裏的人是做什麼的,皇后怎麼病了這麼多日子也不見好!」
小如只好跪下請罪:「是奴婢不好,沒有伺候好娘娘!
請陛下恕罪。」
虞昭昭皺了皺眉,冷冷道:「葯太苦了,我不想喝。」
蕭景焱臉色一沉:「去把葯煎來,朕看着她喝!」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