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一眼爺爺(知乎)》[在看一眼爺爺(知乎)] - 在看一眼爺爺(知乎)第2章  

在這裡提供的《在看一眼爺爺》小說免費閱讀,主人公叫洛小陽張哈子,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我不是在做夢,而是我爺爺真的回來了。
可是,爺爺不是已經下葬了么?
為什麼他的屍體會跑到我的床上來?
…我不是在做夢,而是我爺爺真的回來了。
可是,爺爺不是已經下葬了么?
為什麼他的屍體會跑到我的床上來?
沒一會兒,先是大伯趕了過來,看到爺爺的屍體後就是一陣亂罵,「是哪個砍腦殼死的背時鬼,搞出挖人老屋(我們對墳的叫法)的事情!
」然後是二伯。
他看到了爺爺的屍體後,眉頭都皺得像是擰到了一起,卻沒有多講什麼。
「現在啷個辦?
」我爸開口問道。
他現在也是沒了主心骨了。
「還能啷個辦?
趁到天沒亮,趕緊埋進去。
小陽,你去村頭喊陳泥匠,莫驚動其他人。
老二老三,我們三個把爹老子的身體抬到墳里去。
」大伯吩咐着。
雖然大家都沒說,但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發生了這種事情,是不可能大張旗鼓地辦,更加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否則的話,村裡人肯定會閑言閑語,戳斷我們家的脊梁骨。
穿上鞋子之後,我就朝着村頭的方向走去。
快出院子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我爸他們三兄弟齊刷刷地跪在床邊,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頭,然後才開始搬屍體。
我走得很急,生怕這件事會被其他人看見。
還好村裡的路我都熟悉,否則天沒亮走村路,非要摔跤不可。
按照道理來說,盛夏的早晨不會太冷,加上我又是一路小跑,身體肯定不會覺得冷。
但是我卻是越走越冷,總感覺身後脖子有人在給我吹冷氣。
農村的清晨,雞都沒叫,大家基本上都在睡覺,而且身後哪裡有腳步聲?
更別說會有人給我吹冷氣了。
可如果沒有人,那我脖子上的陣陣涼氣到底是怎麼來的?
我很想回頭看一眼,但是又想到老一輩教給我的,晚上走夜路不能回頭,因為回頭一次,就會把肩上的火焰吹滅一把,很容易招鬼!
說實話,作為大學生的我,以前是從來不相信這些的,但是在遇到我爺爺這件事之後,我開始對我之前的世界觀產生了懷疑。
因此,即便是莫須有,我也只是硬着頭皮往前走,不肯回頭!
堅決不回頭!
好不容易挨到了陳泥匠的家門口,我發現我的後背都已經濕透了,大夏天的,竟然是冒冷汗冒的。
我盡量小聲地喊着陳泥匠,生怕被隔壁的鄰居們聽見。
可是陳泥匠一直沒有應我,我不得不開始敲門,聲音越敲越大,陳泥匠的聲音終於傳來,問道:「誰啊?
」「陳叔,是我,小陽。
」我低聲回應着。
陳泥匠打開門,我簡單地把事情小聲地講了一遍,陳泥匠的眉頭也皺了起來,回屋拿了一個泥匠桶子,就和我一起去爺爺的墳地了。
我們到墳地的時候,我大伯他們已經到了。
我上前去看了一眼我爺爺的老屋,發現並沒有被挖開的痕迹,只在墳頂上有一個洞,剛好容得下一個人進出。
我準備走近點兒以便看清楚,卻被我二伯催着回去。
我想要留下來,他們都不允許,講死者入土,隔代的親人是不能到現場的。
我雖然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但還是聽話地回去了。
我爸他們一直弄到十點多的時候才回來。
事情忙完了,大伯請陳泥匠到屋裡吃飯,這是傳統。
席間,陳泥匠一直皺着眉頭,好像有什麼心事,我看了一眼我二伯,他和陳泥匠一樣,也是眉頭緊鎖着。
最後在我大伯的追問下,陳泥匠終於把他擔心的事情講了出來:「啟東哥,這件事我看你還是再找個風水先生看哈子(看一下),廷公的墳有古怪。
」「么子(什麼)古怪?
」陳泥匠沒開口,我二伯卻開口道:「如果是盜墓的人倒斗,從外往裡挖,那麼墳口子的開口方嚮應該是外面大,裏面小,越挖越小,這個應該好理解。
但是爹老子的墳,大家剛剛都看到了,很明顯是裏面開口大,外面開口小——也就是講,這個口子,是從裏面往外面挖的!
」二伯頓了頓,繼續道:「也就是講,爹老子是他自己從墳里爬出來的!
」即使是在這大夏天裏,二伯的話,也讓在場的所有人背脊一陣發涼!
如果真的像二伯說的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