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許夫人馬甲轟動全城》[重生後,許夫人馬甲轟動全城] - 第4章

第4章 兩場意料之外鐵申陽搓了搓已經凍僵的臉,嘴裏嘟囔着。
今天他已經跟着那個女子在南城大大小小的街道逛了一大圈,好幾次要不是躲得快就要被那些和自己打招呼的街坊鄰居們給暴露了。
從這一點上看來太受歡迎也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以後出門一定要稍微的喬裝打扮一下才可以了。
眼看着那名女子走進了福壽樓,鐵申陽決定先去邊上的趙家小酒館吃點東西再說。
趙叔,來一碗豬油飯!」
走進了小酒館的鐵申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在外面凍了一天,還是店裏面暖和!」
沒過一會,咚的一下,趙冬就把豬油飯放在了桌上。
凍死活該。」
聲音很淡。
但是鐵申陽並沒有表示什麼,臉色依舊很好。
老大!
你別說,我還真的發現了一些東西!」
鐵申陽往嘴裏扒了一大口飯也不見怎麼咀嚼就囫圇個的吞了下去,我昨天偷偷翻了老爹帶回來的卷宗,然後根據裏面提到的線索出去搜查,今天還真的沒有讓我失望,誒,老大你別走啊,你就不想要知道我到底發現了什麼嗎?」
你不就像是傻子一樣跟在一個女的後面滿南城的晃悠,這有什麼好聽的,聽你說你怎麼跟蹤的?」
鐵申陽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雞一樣說道:老大,你居然跟蹤我!」
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麼,鐵申陽挺直了腰桿昂着頭說道:我鐵申陽堂堂男子漢怎麼可能會需要一個弱女子的保護,老大就算你擔心我的安危,你也不能夠做跟蹤我這樣的事情。」
趙冬嗤的笑了一聲,然後嫌棄的看着鐵申陽說道:你跟傻子一樣跟在人家屁股後面,哪裡會注意到我從東二坊經過。
還擔心你的安危,也不看看你的樣子。
你現在呀就和李老頭家的傻大黃差不多。」
鐵申陽面露尷尬有些委屈的說道:老大,你就不能夠給我說句好聽的嗎?
好歹我也是在外面吹了一天的冷風。
李老頭家的大黃那只是不認生而已。
我可沒有誰給塊骨頭就搖着尾巴跟着走吧?」
居然想着和一條狗作比較,看來你比我想像中還要傻一點。」
我才不傻,老大你看着我一定能夠抓住他們,讓你看看我到底傻不傻!」
說完鐵申陽就站起了身子就準備離開,但是走出去沒幾步又折了回來,將擺在桌上的那碗剩下的豬油飯吃了個乾淨。
打了個飽嗝之後又大聲的說道:老大,你就等着看吧!
我一定會抓住他們的!」
這才掀起厚厚的帘布走入了夜色中。
月亮很圓,鐵申陽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忽然有些後悔,光顧着生氣,忘記把簪子送給老大了。
不過也沒什麼關係,等一下把那幫人一網打盡之後再一起交給老大,她一定會被我震驚的說不出話來的。
回頭看了一下黑漆漆的城牆,鐵申陽緊了緊衣領子,檢查了一下武器就順着那車轍印慢慢的遠離了南城。
這一次絕對會讓老大另眼相看!
坐在馬車內的的馬清蓮慵懶的窩在厚厚的毯子內,狐裘上蓬鬆的狐毛都已經快要將整張臉都給遮蔽。
主人,後面那小子已經在後面跟了很久了,要去處理一下嗎?」
駕車的男子沉聲的說著,夾雜着寒風的聲音傳進暖和的車架內,讓正在休憩的馬清蓮皺起了眉頭,開口說道:你不用管他讓他跟着好了,你只管好好駕車。」
馬清蓮不光長相出眾,聲音更是甜的厲害,就像是那散發著甜香的蜂蜜一般的柔軟。
雖然同時兼職護衛的車夫面無表情,但是他的內心依舊被撥動了一下。
黑夜寒風中,鐵申陽遠遠的吊在馬車的後面,看着慢慢前行的馬車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與其說是他遠遠的跟着這馬車,還不如說這是那輛馬車生怕自己跟不上而故意放慢了速度好讓自己跟得上。
這是個陷阱,他們發現我了。
雖然鐵申陽想明白了但是腳步卻沒有停下來。
這一次一定要讓他們另眼相看才行!
馬車一路前進進入了十五里之外的清凈寺的地界。
清凈寺在方圓五百里內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寺。
一年四季香火不斷,更是以清凈寺為中心,形成了一個不小的集鎮,被稱之為清凈鎮。
清凈寺院內有着上百位護院武僧。
主持凈法大師和父親更是相識已久,若是遇到危險只要能夠逃出來,便可以保證自己性命無憂。
馬車拐入了清凈鎮內的一間院子內。
鐵申陽站在外面仔細的大量了一番之後決定進去一探究竟。
快步的走過街道,來到了那座包裹在黑暗中的院子門口。
裏面傳來了馬匹卸架的聲音,腳步匆匆踩雪的聲音很嘈雜,鐵申陽臉色沉了下去,沒有想到院子裏面居然還有這麼多的人,不過也有解決的辦法。
踩着邊上的柴堆三步便上了圍牆。
黃黃的燭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