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虐渣:七個大佬獨寵媽咪》[重生虐渣:七個大佬獨寵媽咪] - 第9章 對余拾年來說很重要的人

「不疼!」

「怎麼會?」白桃桃抬起眼皮,「這麼多傷,怎麼會不疼?我只是擦破了點皮,我都覺得疼死了,你怎麼會不疼?」

余拾年含笑,抬手,輕撫幾下白桃桃的臉頰,「我是男人,這點小傷怎麼會喊疼。」

不是說一點都不疼,而是我有點痛,但是我還能忍。

「對不起!無論男人女人都是會疼的。」

「白桃桃,既然覺得對不起我,那就乖乖地待在我身邊,別想着離開。」

白桃桃點了點頭。

擦好身子,白桃桃走出余拾年房間的時候,被大白擋住。

白桃桃手緊緊地握着,咬牙問:「你還想幹什麼?」

「媽咪,爹地為你受了傷,媽咪應該要貼身照顧的。你應該和爹地睡在同一張床上,免得爹地晚上不方便。我自己一個人可以照顧好自己,晚安媽咪。」

大白說完,就把門從外面給帶上來。

白桃桃轉頭看向坐在床上偷笑的余拾年。

「你教的?」

余拾年搖搖頭,「你親兒子!」

「我都懷疑是不是抱錯了,是你親兒子吧。」

余拾年拍了拍旁邊的位置,「過來睡吧,我現在骨折斷了腿,還能對你怎麼樣?」

白桃桃倒是沒有擔心這個,他還是相信余拾年不會做出過分的事情。

她走向余拾年,就有些好奇,問:「你說你沒有碰過高舒月,我想知道,你不會還是個……」處這個字白桃桃沒有說出來,但想必余拾年是明白的。

「你是我什麼人?是我女朋友嗎?我有義務和你說這個嗎?」

白桃桃笑了笑,「害羞什麼,二十五歲的大好青年,應該不是。」說著,已經坐在余拾年的床上。

余拾年臉色陰沉地盯着白桃桃。

她就好像沒心沒肺一樣的直接躺在床上,閉上眼睛,說:「我這個人晚上睡覺不老實,磨牙打呼嚕搶被子,你可千萬別賴我!」

說完,翻了一個身,背對着余拾年。

看起來很輕鬆的樣子,實際上,她印象中,這是第一次和一個男人躺在同一張床上。

雖然已經生過孩子了,但是那個男人,她是一點印象都沒有,完全喝醉了,第二天還是從酒店的地上醒過來的,一丁點的印象都沒有,完全斷片。

半夜。

白桃桃翻一個身,手搭在余拾年的身上,頭枕着余拾年的胸膛,耳邊傳來余拾年呼吸急促和說話的聲音。

「別……不要……不要……」

他似乎做噩夢了!

她被吵醒,開了燈,看到余拾年臉紅撲撲的,額頭上還有個豆大的汗珠,眉頭緊緊擰着彷彿一個川字。

她用手試了一下余拾年的額頭,滾燙的厲害。

他發燒了!

白桃桃轉身去拿手機,余拾年突然驚醒,睜開沉重的眼皮,抓住她的手腕,下一秒,將她緊緊抱住,非常用力,彷彿將她揉進身子裏面。

這……

白桃桃一愣,下一秒便聽到他說:「別走……別走……」

白桃桃在想,這是把她當成什麼人了嗎?

一個對余拾年來說很重要的人?

「我不走!我不走!」

白桃桃安撫了兩聲,手腕還被余拾年緊緊地抓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