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穩重點,咱家快要破產了》[爸,你穩重點,咱家快要破產了] - 《爸,你穩重點,咱家快要破產了》第9章 是何種利益關係

炙熱的午後,小城的時光變得更為慵懶,蟬鳴如輕哼的搖籃曲,安撫午睡的人,街上洋洋洒洒走着的一些人,也是步伐悠閑。

「誒呀,爸,怎麼又沒網了,咱家的寬帶到底行不行啊?一天斷幾次網,煩死我了!」

徐晚棠抱着一個大西瓜,朝着房間外嘟嘴抱怨,原本翹上電腦桌的纖細小腿,光着腳丫子站在了地上。

「呵呵呵,等一會就好了,這都給你換幾次網了,都這樣。」

徐本江輕笑着,哪裡捨得跟自己的寶貝女兒發脾氣,眼下馬上要去外省讀大學了,想想心裏都會湧起陣陣落寞。

「哎呀,網吧怎麼就不斷網?」

徐晚棠用力敲了幾下鍵盤,以此發泄心中的怒火,瞧着還是沒反應後,哭喪着臉走了出去。

「好了,都玩一上午了,去躺着睡一會吧。」

徐本江寵溺地摸了摸徐晚棠鼓起的臉蛋,同時換好了皮鞋。

「嗚嗚嗚…」徐晚棠發出哭腔,拽住了徐本江的衣角,「爸,你要去哪?」

「去找思遙他爸,好了,你睡一會吧。」

徐本江淡淡一句後,便匆匆出了門。

正當這時,徐晚棠新買的諾基亞響起清脆的鈴聲,接聽後,傳來一道抱怨的男生聲音。

「你怎麼回事呀,正關鍵時候你掉線,害得整隊都掛了,下次副本肯定不拉你。」

「小唐,對不起,家裡的網太垃圾了。」徐晚棠輕聲致歉。

可她示弱的樣子,馬小超和陳立川可從來沒見過,印象中的姑娘永遠都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

「家裡的網垃圾你就到網吧玩呀,真是氣死我了。」

「那行吧,我…我現在就去網吧,等我刷下一波副本。」

「那你快點的。」

對方掛斷電話後,徐晚棠急忙換衣服,火急火燎地出了門,滿腦子都是遊戲,至於昨天在網吧里不愉快的遭遇,被拋在腦後。

只是,同樣在網吧里的彪子,當他再次看到穿着碎花裙的姑娘出現時,還是起身坐了過去,至於陳立川警示的話,自己只不過追一追而已…

……

「不對勁…」

陳立川突然從躺椅上坐了起來,神色肅穆,一旁店裡幹活的阿姨被嚇了一跳,抿嘴搖了搖頭,總感覺這幾天里,他像變了一個人。

原來到店裡蹦一頭,只是為了拿點錢。

在中午回到電器城之後,陳立川就一直在思考新商場總負責人,趙忠,站在他的立場上,存在的利益關係。

能在小縣城裡混得開,吃上新項目的油水,關係必須夠硬,這裡甚至比大城市裡的水還要深,而陳喜順沒有這層關係,頂多自己手裡有點小錢。

他李立民真有這硬關係,為什麼不直接代理大品牌家電,靠着趙忠掙錢,何必要搞小品牌的組裝機,難道他就不知道現在家電市場難做?

現在李立民當這抽一層油水的中介,可趙忠為什麼要把他加進來,總負責人的職位,會沒有自己的渠道?

那憑什麼趙忠願意把錢往李立民口袋裡裝?他兩之間是什麼利益關係?

話又說回來,老爸的立場,人家誰管你口碑不口碑的,從省城調貨也不過一天的事,為什麼非要把陳喜順加進來,究竟什麼目的。

難道…

陳立川臉頰的肌肉微微抽動,湧起陣陣不安。

除非合同里有難以接受的條約,其他代理商不願意趟這一次渾水?

可我老爸雖然不穩重,不會處理人際關係,但又不是傻,在這一行幹了這麼久,真到了簽約那一步,能看不出來問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