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之啞巴反派黑化了》[穿書之啞巴反派黑化了] - 第1章 不聽話的啞巴(2)

沒什麼感覺,只是覺得不耐,使了點勁將面前面紅耳赤的女子扶起。

她感受到男主的不耐和厭惡,剛下意識想道歉,系統冰冷的聲音就響起,「還有半個時辰。」

她心裏一慌,該怎麼欺辱?她沒有經驗啊!原文里好像也沒這個片段?!

桑憐惜咬咬牙,吐出一句:「這麼弱雞的身材,也太不堪入目了,便是我養的仙犬都比你有肉。」

說完瞪了赫連昱一眼轉身要走,這次她看到了,地上有一根細長圓木,她一腳踹開才快速離去。

留在原地的赫連昱薄唇緊抿,一雙劍眉皺起,眼底交雜着不解和陰冷,這女子眼裡含媚,這是想收他做男寵?

匆匆趕回宮殿的桑憐惜哪裡知道原主這一雙桃花眼瞪人沒什麼威懾力反讓男主以為勾引,她讓下人都退下才開口問道,「我任務完成了嗎?」

歸守覺得哪裡不對,卻又找不出反駁的理由。只能道:「恭喜您,任務完成。」

桑憐惜安心了,她又躺回床上,看來只要符合要求就行,敷衍一下也算完成。

她得為自己的小命打算,可不能真下狠手。

翌日,陽光剛露出一角,桑憐惜就被拉着起床梳洗。

今天是一個仙使選拔日,哪怕她不用選也得早早起床。

她一邊迷迷糊糊一邊心想,這可是原文中的大劇情,系統三番兩次告訴她必須好好走劇情。

哪怕是看過原文,桑憐惜也還是被眼前的景色為之一震。

只見浮水閣中間是一塊白線虛虛環繞的修鍊場,修鍊場的前方是層層疊高的仙梯。

每層仙梯上都擺放着白玉做的桌子及一些酒具餐果,仙氣繚繞直讓人覺得浮生若夢。

她小心翼翼地踏上台階,坐到男配隔壁桌,規規矩矩的行了個拜見禮,「子懷哥哥。」

容子懷點頭,淺淺一笑,「許久不見,感覺憐惜妹妹漂又亮了不少。」

桑憐惜低頭嬌羞一笑,果然是正派的光!為人禮貌,見他一笑便讓人如沐清風。

她又偷偷看了一眼男配,烏髮被玉帶豎起,眼神清朗,嘴唇微微勾起帶着笑意。

一身淺白色的直襟長袍,腰間掛了一塊玉質通透的黃玉,露出幾分文雅之氣的同時又讓人覺得矜貴清冷。

桑憐惜收回打量的視線,她想起了那個粗布麻衣的少年,明明都是天之驕子,一個順風順水,一個卻要苟延殘喘,不由得心裏感慨萬千。

然而她想到後面的結局,又覺得還是先擔憂擔憂自己吧。

她回神之際一位一襲粉衣,衣着華麗的女子款款走來,姿色艷麗,端莊中帶着一絲疏離。

她在容子懷另一邊坐下,和容子懷問好,桑憐惜在一邊瞧着,同樣是打招呼,和女主就熟稔真誠多了,對自己只是客套一下。

果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她來的第一天就細看原身的模樣,普普通通,臉型圓潤。除了一雙還算出彩的桃花眼,沒什麼亮眼的地方。

和她以前的容貌可是差遠了,和女主一比亦是如此。

選拔正式開始了,仙族選拔不靠打鬥只靠內力,在這個世界的每個人都有靈核,靈核級別越高內力也就越深厚。

雙方只需要在修鍊場席地而坐,內力差的人自會坐立難安,誰先倒下便算輸。

桑憐惜冷冷的看着,她忍不住在心裏排腹,說的好聽不打鬥,這內傷還動不動吐血不是更狠嗎?

場上突然上來了一個瘦弱的少年,她眼前一亮,好戲要來了!這裡應該就是男主對女主定情的地方!

不過說是定情,她也不確定。畢竟男主後期太瘋狂,她都看不出男主對女主的一點愛意。

赫連昱吃了隱藏內力的葯,裝作一副虛弱的樣子上了台,人人都欺凌他的時刻變得強大不是好事,他需得隱藏實力,來日一舉將這些人粉碎。

他很快就感覺自己承受不住,吐出一口血來,可他依舊坐的端正,沒有動搖。

他雖要裝弱,卻也要上位,苦肉計就是最好的辦法。

他又嘔出一口鮮血,染紅了那身特地備着的白衫。

雖然距離過遠桑憐惜感受不到男主心聲,但此時此刻也不免為赫連昱感到擔憂和佩服,不愧是男主,對自己下這等狠手,她都要看不下去了。

不過顯然有人更看不下去——一道粉色身影輕盈的躍下台去,終止了這場比試。

「我仙族之人選拔,點到為止,從不以死相逼。你二人皆入選。」

葉昕昕看着眼前好似隨時要倒下的小弟子,眼裡些許不忍,倒出一顆藥丸給他吃下,「回去好好休息,兩三日就能好。」

雖是親手遞葯,桑憐惜還是感覺到了葉昕昕有種施捨乞丐的感覺──而當事人的男主卻好像動心了一樣,眼裡划過感激之情,道謝後退了下去。

大家紛紛鼓起了掌,稱讚葉宮主之女果然心地善良,樂於助人。

桑憐惜在赫連昱露出感激時就莫名有些不耐,她扭頭看向容子懷,此刻他也是滿臉欣賞和驕傲。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倆是一對呢,桑憐惜心裏嘟囔。

可惜喜歡也是沒用的,男主看上的東西怎麼會給男配。

按照劇情,她該上場了!只見桑憐惜慢慢接近男配,倒了一杯酒,卻是敬給葉昕昕,「姐姐好厲害,可惜我柔弱不堪,做不到這般英姿颯爽。」

葉昕昕聽得心裏有些不適,卻還是笑道:「妹妹客氣了。」

而容子懷果然忍不住皺眉,安慰桑憐惜道:「你不必妄自菲薄,待我閑暇之時教你兩招。」

桑憐惜連忙應下,然後高高興興的先溜了。

按照書里的劇情,應該去嘲諷男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