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之啞巴反派黑化了》[穿書之啞巴反派黑化了] - 第2章 意外撲倒反派

她又大搖大擺的走去了赫連昱那個小角落。

赫連昱正在修鍊,修的卻不是仙族之法。

他屏息聽到腳步聲,立馬停下修鍊躺到床上。

桑憐惜走了進來,看着赫連昱半死不活的樣子,實在難以想像這病公子以後是怎麼殘暴嗜血的。

她輕輕嘆了口氣,就算心中不忍,劇情還是得走完。

她看了半天,最後伸手摸上了赫連昱的臉。

按照劇情自己應該調戲一番然後甩他一巴掌。

不過赫連昱看着狼狽,摩挲着的肌膚卻細嫩光滑。

自己上輩子還沒機會談過戀愛呢,反派這麼帥,她這算是在揩油嗎?

桑憐惜還在胡思亂想着,赫連昱卻突然睜開眼,細長的眸子顫了顫,毫無感情地盯着她。

她感到男主在心裏的質疑,心虛了一下。

手——啪的一聲打在他的臉上,「還沒死呢?看你這短命樣子,以後少出去丟人現眼。」

只是因為驚嚇導致力道輕柔,聲音綿軟,反倒有了一種撒嬌意味。

赫連昱實在是不知道這個女人怎麼了,從之前開始,就一直不對勁,雖說是三天兩頭尋他麻煩,卻都是些雞毛蒜皮之事,甚至有些敷衍。

桑憐惜聽到男主的心聲,恨不得點頭承認,希望男主念着她的敷衍以後能饒她一命!

他暗中凝力,指尖冒出暗藍色的詭異符文,假意握住她的手,那符文卻印入了桑憐惜的手,隨即消失。

桑憐惜被那冰冷的觸感嚇的一縮,活人的手怎會這麼冰?

赫連昱立馬放開了她的手,她卻又主動握了上來,另一隻手還摸上了他的額頭。

他沒有動,身體卻有些僵硬,從來沒人如此溫柔的觸碰過他──桑憐惜的手上的溫度彷彿讓他置身火爐,灼燒着他沒有溫度的心。

桑憐惜又把手放到自己額頭試了試,是正常的。

「你做什麼呢!」歸守突然現身,「您目前的行為已經構成ooc,接下來會有一定的懲罰。」

桑憐惜不可置信地皺起眉,嘴巴微張,她站起身背對着赫連昱用嘴型示意道,「什麼懲罰?我看一下他要病死沒也算ooc?」

歸守點點頭,冰冷的聲音響起,「至於懲罰內容,您一會就會知曉。您可以在此期間盡情的ooc。」

隨即消失了。

她心裏吐血,早知道走完劇情就該走人!什麼叫懲罰的時候可以ooc?

確定不是讓她死的更慘嗎?!

既然不知道是什麼懲罰,她決定快點回到寢殿,以免別人看出異常。

然而她還沒踏出這個門,突然就被關上了,隨即是被封印的聲音。

桑憐惜忙去推,發現已經推不開。

她對面這場變故猝不及防,她回頭看向他,心裏想,難道他要殺人滅口?

赫連昱卻好像能聽到她心裏所想,搖搖頭。

她氣急敗壞地讓赫連昱嘗試能否打開,卻發現他也不行。

這下桑憐惜不掙扎了,估計這就是懲罰吧,只是關在一起倒也還好,小命還在就行。

她最惜命了,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不用愁賺錢是她來到這裡最開心的事。

她認命般環顧赫連昱這小小的房間,除了床,連個落腳地也沒有。

桑憐惜在赫連昱不滿的眼神中將他趕到一邊,坐在了床邊嘗試呼叫歸守,她在心裏默念,卻沒有絲毫反應。

好吧,好像懲罰期間系統也會消失。

既然無事可做,桑憐惜憑藉著21世紀自來熟的本領打算和小啞巴聊聊天。

「你每天被人欺壓,是不是很想殺了他們?」她很好奇赫連昱的黑化進度。

赫連昱卻好像聽到了什麼大逆不道的話,看向她的眼神中充滿了單純,搖搖頭。

要不是桑憐惜能聽見他心裏的惡意,還要差點信了他的演技,既然不願意說實話,那就聊點別的。

穿書這麼久,她還未曾和人聊過天。

「其實我和你挺像的,不過只是現在。」桑憐惜沒有看他,垂眸看着地面,不指望啞巴能回答。

赫連昱眼裡的嘲諷顯而易見,他可從未這麼覺得。又蠢又自以為是,一無是處之人也配和他比?

桑憐惜聽的心裏一氣,瞪了眼男主,是是是你最牛!

她又自顧自的講起,並不在意赫連昱想不想聽,「我們都沒有朋友,我們都被好運拋棄的人。」

只不過後來的你比我多一個權勢滔天的家世,擁有了強大的能力。

桑憐惜默默在心裏補充。

赫連昱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我們」,他心裏湧起一種奇怪的感覺,讓他覺得很不適。

就像是從出生就在沙漠里的人瞧見了一片不屬於他的綠洲。

「如果可以,我不想傷害你,我是有苦衷的。」

桑憐惜有時候看着赫連昱,總感覺像當初的自己,想給他一絲善意卻又手足無措。

赫連昱不相信她說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