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七零:嬌軟美人被糙漢攬入懷》[穿越七零:嬌軟美人被糙漢攬入懷] - 第一章 初遇

密不透光的深林中,危險蟄伏其中,時光彷彿停止了,一切都變的清晰可聞,不論是獸類的腳步聲還是呼呼刮過的風聲。

似乎是暴雨即將要來臨,雷公電母恪忠盡職,一瞬間電閃雷鳴。

宋瑾曼跌坐在有一人深的陷阱中,還沒搞清楚狀況,下意識呼救。

微弱的呼救聲並未能起到什麼作用,烏雲壓城,雷聲一次比一次大,宋瑾曼試圖往上爬,但是顯然這只是做徒勞功。

嬌嫩的皮膚滲出了鮮血,狂風大作,宋瑾曼又痛又冷,藍色水軍裙子裙擺已經被刮破,白皙的小腿血肉模糊,她非常絕望,淚水溢出眼眶。

在她已經奄奄一息,覺得自己會死在這個不知名的地方的時候。

恍然間,她好像看到一雙屬於狼的眼睛,銳利,深邃,緊緊的盯着自己,下一秒宋瑾曼就徹底暈了過去。

當宋瑾曼再次醒來時,就在一個寬厚的肩膀上,這肩膀似乎能為她遮擋住所有風雨,而且熱乎乎的,讓她感覺十分舒服,好像渾身上下都有一團氣在流動一樣。

那股深入骨髓的冷意也被這股熱氣消滅了,於是她不由自主的挽住了這人的脖子。

然而下一秒肩膀的主人就僵住了,緊接着宋瑾曼被粗魯的放了下來。

她渾身都痛,精神上也疲憊到了極點。

當被放下來時,宋瑾曼破防了,那人手勁很大,她只覺得自己手臂都快被捏斷了。

她站在原地,直勾勾的看着前方的身影,沒有跟上去。

那身影很高,大約有一米八五左右,穿着一身粗麻爛布也無法掩蓋那肩寬腿長。

但是此時宋瑾曼沒有任何想要欣賞這背影的意思,她覺得很委屈,一醒來就來到了這破地方,還沒搞清楚狀況,一身的傷,現在還要被這麼粗魯的對待。

許梵深停住了前進的步伐,他轉過身疑惑看向這位嬌氣的知青,她臉上沾了土,眼淚嘩嘩,像一隻被淋濕的小貓。

許梵深微微嘆了口氣,暴雨即將來臨,他們必須快點走出這深林。

在觸及到對方的目光時,宋瑾曼覺得更委屈了,漂亮的大眼睛裏逐漸浸滿了水霧,眼淚像斷線的珠子。

甜膩的嗓音帶點沙啞:「我走不動了,我好痛。」

許梵深沉默幾秒,撿起了一根木棍,把一端遞給宋瑾曼,另一端自己拿着,意思不言而喻。

「你,我真的走不動了,你這個人不解風情!」宋瑾曼微微瞪大了眼睛,似乎對於他的行為非常驚訝。

許梵深面無表情的說:「雨快落下來了。」

此時電閃雷鳴的動靜小了些,但是馬上就要下雨了,這種雨一下基本都是大暴雨。

「我真的走不動了,小哥哥,好哥哥,求求了。」宋瑾曼雙手合十,奄奄一息的求饒。

許梵深沉默,隨後操起一段藤蔓把宋瑾曼的手綁在木棍上,拉着就走。

宋瑾曼震驚的看着他的背影,這個魔鬼!她跌跌撞撞的跟在後面沒有了意識。

等她幽幽轉醒,那個人已經不見了,她也不記得後來的事情了,她躺在知情點的門口。

一個長得像朵小白花的少女衝過來拉住了她,都快哭出來了,看着楚楚可憐。

「表姐,你去哪裡了!我們都很擔心你。」

不知道為什麼,宋瑾曼本能的對這個少女不喜,沒有理會她。

還有另外一群人也趕了過來,大家都在找她。

「宋瑾曼你去哪裡了?你難道不知道私自逃離群體很危險嗎?」一個留着齊肩短髮,穿着綠色平棉布直腰式兩用衫的女同志沒好氣的看着宋瑾曼。

另一個看着文質彬彬,20來歲的青年,語氣溫和但是眼裡都是不耐:「你沒事吧?」

還未等大家興師問罪完,宋瑾曼又倒下了,在倒下前她抓住了那留着齊肩短髮的女同志衣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