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瑾朝的夕王妃重生之演員小說》[大瑾朝的夕王妃重生之演員小說] - 大瑾朝的夕王妃重生之演員小說第2章  

往後半月的拍攝,只要是厲沉爵和白依依的對手戲,幾乎都是一條過,但他沒再和白依依說一句話。
 別說白依依黯然,就連跟組的經紀人周芳都感覺不對勁,哪有劇組的男女主拍完戲一點互動都沒有?
 中午下戲的時候,周芳給劇組點了一車果飲過來,塞了一杯給白依依。
 「依依,你去給厲影帝道個歉,就說你初來乍到不懂事,以後會尊重前輩,和他保持距離。」
 白依依抿唇不接。
 她做不到跟厲沉爵保持距離。
 「這不是倔的時候,厲氏集團可是《瑾庭春》這部戲的最大投資人,得罪了他,說不定明天你就會被踢齣劇組。」
 白依依一怔,要是被踢出去,她就再也沒有這種名正言順見厲沉爵的機會了。
 她轉身拿起一旁的礦泉水:「拿白水吧,他從不愛喝飲料。」
 這時,厲沉爵正好路過,眉頭微微一擰。
 他只喝白水的習慣只有自己人清厲,白依依從哪裡打聽到的?
 白依依見到厲沉爵,眼前一亮,忙遞水上前:「厲——」  厲沉爵卻徑直朝離去,沒看她一眼。
 凝着他的背影,白依依倏然紅了眼眶。
 她不由得懷疑,眼前的厲沉爵真的是自己要找的王嗎?
 轟隆——  一聲悶雷響起,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瞬間陰雲密布,緊接着,就下起了瓢潑大雨。
 白依依站在雨棚望着外面的雨霧,她忽然有些看不清前方的路。
 如果厲沉爵不是自己要找的人,那她重生的意義是什麼?
 渾渾噩噩間,經紀人周芳忽然趕來:「導演臨時通知加戲,快跟我去攝影棚!」
 她們剛走到攝影棚外,裏面就傳來張導的話:「趁着這場大雨,我們把瑾王夫妻決裂死亡的最後一幕戲拍了!」
 白依依瞬間白了臉。
 前世的厲沉爵,就是她親手害死……  那場撕心裂肺的死亡,是她至今都無法面對的一幕。
 白依依走近屋,語氣小心翼翼:「導演,這場戲能不能緩一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