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穿七零,糙漢就要拉着我去領證》[剛穿七零,糙漢就要拉着我去領證] - 第003章 狗男人有億點記仇

「!!!」

祁玥屬實沒想到,這人臉皮還挺厚:「你在說什麼痴心妄想的話?」

她發誓,她沒說過要嫁給他。

林行簡洗好碗,擦乾手,坐到她身邊,看起來頗為正經,嘴裏卻道:「你昨晚還滿意嗎?滿意的話,不該給我一個名分?」

祁玥倒吸一口涼氣:「這位同志,請問你是以什麼樣的心態說出這種話的?」

這是七十年代吧,雖然是小說,有虛構和架空的成分在,也不至於這麼離譜吧。

這會兒的人不是挺保守的么?這位仁兄出口成騷啊。

「這位女同志,請問你昨晚是以什麼樣的心態,說出『就這?這麼短』這種話的?」

呃……

這狗男人有億點記仇。

「我已經為我的口出狂言付出代價了,你還想怎麼樣?」她下身還有點不舒服呢。

「想要你當我媳婦。」林行簡有種直覺,他如果放棄了眼前的姑娘,定會後悔終生。

祁玥有一瞬無語,心想後面的一切雖然還未發生,林行簡目前也沒喜歡上江星若的跡象,她不該把莫須有的罪名安在他身上,但不代表她就要接受他。

人生的意義,又不是為了嫁人,也不是為了看女主江星若和男配們的熱鬧。

她是有點喜歡林行簡,長得那麼好看的帥哥哥,氣質絕佳,誰能拒絕喜歡呢?

但,鬼曉得她喜歡的是那張臉,還是這個人?

以他們簡短的認識,說有多深的感情,那不是欺人也欺己么!

祁玥眼珠子一轉,想到一套說辭。

「我實話實說吧,前段時間江星若有點神神叨叨的,我偷聽到她自言自語地說一些奇怪的話,她說有個叫林行簡的人很愛她,她一定要嫁給這個人。」

見林行簡皺着好看的眉頭在認真聽她說話,祁玥不大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繼續道。

「那會兒我還以為是她的青梅竹馬呢,也就是聽到你的名字,以及昨天你們之間發生的事兒,我才知道她說的人是你。」

唉,撒謊真費腦子。

林行簡直勾勾地盯着她道:「絕不可能!我跟她昨天是第一次見面,不可能存在關係。」

祁玥攤手手,眨巴着無辜的眼睛。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她是那樣說的,不然你如何解釋她爬你炕的事?她都沒見過你,為什麼對你做這種事?」

祁玥看到林行簡陷入了沉思,懶得管他,徑直換回自己的外套,打算趁他不注意悄咪咪地回知青院。

這時,又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林行簡開門看到一群人圍在門前,有知青,有圍觀的村民,為首的正是村支書周結民。

林行簡故作不明:「周伯,你們怎麼來了?」

周結民看着林行簡,頗有些語重心長地問道:「簡小子,你昨晚做什麼去了?」

「周伯你是什麼意思,發生什麼事了嗎?」

嘁,承認是不可能承認的,要他對那什麼江知青負責,想屁吃呢!

他林行簡想負責的人,只有屋裡那個叫祁玥的小姑娘。

沈玉兒稍稍打量了下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