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穿七零,糙漢就要拉着我去領證》[剛穿七零,糙漢就要拉着我去領證] - 第003章 狗男人有億點記仇(2)

行簡,開口道:「你就是林行簡同志吧?星若說是你把她打暈綁起來的,指不定你趁着她昏迷動手動腳呢,她說她可以不計較,但為了你們的名聲着想,希望你對她負責。」

沈玉兒心中不甚服氣,這江星若命可真好,還以為林行簡一個村民就是個糙漢泥腿子,沒想到長得挺俊俏,氣質和氣場都是極好的。

她都不想成全這兩人,她不希望江星若嫁得好,可與溫瑾初相比,她不得不幫江星若說話,撮合江星若和林行簡。

哦,溫瑾初就是原書男主。

這樣,江星若就能從知青院搬走,溫瑾初就是她一個人的了。

林行簡連眼神都懶得給她:「一,我不認識你們說的江知青;二,你們所說之事,是在給我抹黑,我可以告你們污衊;三,你們要是拿不出人證物證,那就是誹謗。」

綁人的繩子,是他在路邊撿的。他不想跟所謂的江知青扯上關係,影響他走向他的小姑娘。

「三哥,你撒謊才是給自己抹黑!」林思貴在人群中擠出來。

「昨晚吃過晚飯後,我們一家人都出來串門了,只有三哥你一個人在家,江知青就是那會兒去咱們家的。

江知青出事,你說她沒有人證,三哥你也沒有人可以證明你沒幹吧!」

他和家裡其他人收了江知青好處的,得把三哥跟江知青湊成一對!

祁玥悅耳的聲音從人群後響起:「誰說他沒有人證?」

她在屋裡聽到這些人吵吵鬧鬧的,擔心林行簡有嘴說不清,便翻牆出來,趁着大家不注意,溜到了前門。

這不,她還抽空順便在村裡換了點雞蛋。

沈玉兒有點高興了,看祁玥的眼神都不一樣了:「祁知青,你看到林同志綁江知青啦?」

祁玥一副看傻子的表情:「沈知青你說什麼呢?我,是林同志的人證。

你忘啦,我們幾個女知青約着去河邊散步,我比你們要出發,經過林同志他們家時,剛好看見他出門。」

馬旭明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那江知青去林家的時候,林行簡同志根本就不在家,她被人打暈,卻誤以為是林同志?」

信息量有點大啊,這林同志昨天才休假回到村裡,他們只聽說過,還沒見過此人,江知青為何偏偏咬定是林同志乾的?

沈玉兒扁扁嘴:「什麼啊!這也不能證明不是林同志做的啊,萬一他出了門又回家了呢?」

「別急啊,我話還沒說完。」

祁玥環視一圈,視線最後落在知青張德娟身上,「我一個人到了河邊,就坐在那裡玩水,沒一會兒,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德的,從背後把我推下水。

是林同志路過把我救上來,又送我去縣裡的。你們知道的,我縣公安局裡有親戚。」

祁玥說著,別有深意地微微一笑:「如此,你們還覺得林同志有時間對江知青下手?」

知青院里,能對原主下手的,大概率就是張德娟。

張德娟被祁玥看的有點不自然,攥了攥自己的衣袖:「真巧啊,有沒有可能是林同志一直尾隨你,把你推下河,再把你救上來,以救命恩人自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