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水漪漪》[寒江水漪漪] - 第8章 大理(3)

這樣的飯局一般都是走過場而已,但這次有些不一樣,導演本身是農村出身,在得知江氏要贊助以節目組的名義幫當地的農村修路建橋是肉眼可見的高興。其他人也被他的情緒感染,氛圍居然意外的好。

大家喝酒聊天其樂融融,樓漪水也意外多喝了幾杯,劉准有些擔心,拍拍她的肩膀叮囑她,她原本瓷白的雙頰已經透着淡淡的粉,眼眸水色瀲灧,連連點頭應着他的話,不過看起來並沒幾分真心。

果不其然,趁劉准側身跟旁邊的人說話,她捻起兩根手指,企圖把他身邊的果酒拿過來。

伸到一半,被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掌抓住手腕。她順着看過去,江屹眉心微蹙,眼裡滿是不贊成。

「你幹嘛?」

「不要喝了。」

她往回拽拽,沒拽出來。

「怎麼不要喝?」

「喝多了明天會難受。」

她撇嘴。

「你又懂了。」

江屹深深吸一口氣,手上力度重了些,把她手拉回來放在她腿上,語氣中帶了些不容拒絕地嚴肅:「不準再去拿了。」

樓漪水被媒體說耍大牌是造謠,但有點反骨也確實。被他這麼一頓說立馬要頂嘴,被他冷冷的眼神老老實實懟回來。

這酒後勁很足,本來還算清醒的眾人到後來都有些迷糊,倒是更方便江屹肆無忌憚地照顧她,給她倒水,擦汗,扶住她時不時要倒下去的身體。

見她都快要睡過去了,他起身準備離開,導演卻咧着嘴「啪」一下把手搭在了他肩上。

「咱們今天,真的,是緣分讓我們大家才能坐在一起!」

說罷,用力拍拍他肩膀。

江屹:……

「長亭外,古道邊~」

他又開始聲情並茂地歌唱了,江屹無語,沒想到大家還真捧場,稀稀拉拉的也算跟着唱了起來,尤其把臉埋在他掌心他都以為睡著了的某人,搖搖晃晃起來了跟着唱。

唱完,各位捧場地為自己鼓起了掌,說著說著就說到了孫雨,趙樂胖手一揮搭在孫雨肩上,口齒不清地炫耀:「別看我唱的難聽啊,我們老孫到時候,哼!亮瞎你們的眼!誒,對了,他還要帶他的得意門生一起來呢,你說是吧老孫?」

孫雨也有些醉了,提到他的學生不由帶了笑,點頭承認,還抽空看了一眼迷迷瞪瞪的樓漪水,毫不掩飾自己的不滿。

他甚至還想說什麼,卻感到一股冷冽的目光正死死盯着他,順着目光看去,是江屹冷漠鋒利的眼神,含着滿滿的不虞與警告。

頓時看得他心驚,酒也連着醒了大半。

江屹不再拖延,摟住樓漪水的腰把她拉起來扣在懷裡,另一手拿起她的外套和包,拉着她往外走。

樓漪水只覺得昏昏沉沉間被放到了床上,臉上的妝,脖頸間黏膩的細汗被妥帖地清理,有個熟悉的聲音在她耳邊說話,她很安心。

第二天,等唐甜叫她起床,她才慢慢回想起昨天的片段。

「唐唐,是你接我回來的?」

「不是啊姐,是節目組的人送你回來的,我和邵邵回來的時候他們說你已經休息了。」

「是嗎?」

「嗯,怎麼了姐?」

「我好像忘了什麼事。」

「是不是演出服?我已經拿去給紹紹改了。」

樓漪水扶額,黑髮落在肩上,後背,與瓷白的肌膚形成強烈的對比。

「算了,收拾一下去現場吧。」

唐甜站在原地沒走,樓漪水抬頭:「怎麼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