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大鏢客:我在美利堅搞工業》[荒野大鏢客:我在美利堅搞工業] - 第3章 基蘭,同命相連

「達奇,瞧瞧我們給你帶回來了什麼驚喜!」

正在研究自己plan(計劃)的西部點子王達奇聽到了何西阿的喊聲。

「哦~何西阿,你們未免回來的有些晚了,瞧瞧我們營地的帳篷都搭好了。」

達奇走出自己的帳篷來到何西阿的馬車面前。

「我們在路上遇到幾個不長眼的奧德里斯科幫的人,好在亞瑟和查爾斯把他們都解決了。」

「查爾斯還發現了一個暈倒的亞洲人。」

何西阿邊說邊走到馬車後面,把陳宇從馬車上拖了下來。

看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陳宇,達奇皺了皺眉頭道:

「這可不是一個驚喜,何西阿。但是說不定他和那個基蘭一樣都是奧德里斯科幫的人,可以問出一些情報。」

「我倒覺得他是個被奧德里斯科幫打劫的可憐孩子,他當時暈倒在了草叢裡。」

何西阿也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陳宇,否定了達奇的觀點。

「好了,何西阿。先別管這個亞洲人了,我們來商討一下下一步的計劃。」

「亞瑟、查爾斯,你們把他跟那個基蘭綁到一塊。」

達奇對站在一旁的亞瑟和查爾斯指了指地上的陳宇,然後就和何西阿一起回帳篷商量plan去了。

「查爾斯,我把他扛到基蘭那裡去,你去幫我找根繩子綁住他。」

把陳宇從地上拖了起來,扛着陳宇的亞瑟轉頭對查爾斯說道。

「沒問題,你先把他放到那邊,我找到繩子就過去把他綁住。」

…………

被綁在樹上的基蘭看着扛着陳宇朝他走來的亞瑟不禁膽戰心驚了起來。

「先生,我不是奧德里斯科幫的人。我只跟他們混了幾個月而已,而且我每天都在打雜。」

基蘭說話的聲音都有些發顫。

「哇哦哇哦~不必擔心基蘭·達菲先生,你現在有個伴兒了。」

把陳宇放到了基蘭旁邊的一棵樹旁,亞瑟隨手點了一根煙。

「他是奧德里斯科幫的人?他們居然會收黃種人?」

基蘭顯得有些驚訝,因為這個時代的大多白人都種族歧視。更何況是那些窮凶極惡的奧德里斯科幫。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奧德里斯科幫的人,不過你肯定是。」

深深的吸了一口手上的煙,亞瑟看着陳宇的亞洲人面孔。

基蘭說的話確實有道理,奧德里斯科幫的確有嚴重的種族歧視。

不過達奇讓自己把他先綁起來,自己又能說什麼呢。

「亞瑟,你去休息吧。我來把他綁起來。」

思考間查爾斯已經拿着一根麻繩朝亞瑟走了過來。

「沒問題,查爾斯。」

把煙頭丟到地上,亞瑟轉身離開。

查爾斯扶起地上的陳宇,花了幾分鐘把他綁到了一棵樹上。

可能是查爾斯有意為之,亦或者是覺得他們都是受歧視人群而同情陳宇,查爾斯綁陳宇的麻繩並沒有綁的很緊很勒人。

綁完陳宇的查爾斯又檢查了一下基蘭的麻繩發現沒什麼問題之後也就離開了。

看着被綁在旁邊一棵樹上低着頭一動不動的陳宇,基蘭試着用腳碰了碰陳宇的腳。

「兄弟?兄弟!醒醒!」

又試着喊了喊,基蘭發現眼前的亞洲人還是沒有什麼動靜便放棄了。

只有起伏的胸口還證明着陳宇活着。

…………

清晨。

馬掌望台。

綁在樹上睡了一晚的基蘭感覺自己跟丟了半條命一樣。

被麻繩綁着的手已經失去了知覺。

看着旁邊似乎還在昏迷的陳宇,基蘭又試着用腳踢了踢陳宇的腳。

這一槍托屬實給陳宇乾的不輕,腦袋上長了個大包。

還給陳宇干昏迷那麼久。

感覺到有人踢自己的陳宇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

剛睜開眼睛就感覺自己的喉嚨猶如火焰山一般,口乾舌燥、感覺下一秒就要冒煙煙一樣。

迷迷糊糊的陳宇並沒有發現自己的雙手動彈不得,而是用嘶啞的嗓音嘀咕着:「水、水,我要喝水。」

基蘭眼看旁邊之人醒了但是又沒有完全清醒。

而且嘴裏還在嘀咕着些自己聽不懂的話。

不由有些焦急,但是陳宇嘴裏說的話基蘭實在是聽不懂。

只能幹着急。

忽然間細心的基蘭注意到了陳宇乾裂的嘴唇和嘶啞的嗓音。

陳宇嘴裏說的話基蘭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他知道,眼前的人肯定需要水喝!

「救命!救命!有人要渴死了!」

基蘭大喊了起來,試圖引來個人給陳宇些水喝。

基蘭的喊聲在營地里穿插着,現在正值清晨。

大部分人還在睡覺,基蘭這一喊把營地里大部分人都吵醒了。

憤怒的謾罵聲從營地里傳來,在附近睡覺的暴脾氣比爾更是拿起了匕首。

從自己的睡袋裡鑽出來衝到營地邊緣綁着基蘭和陳宇的位置。

匕首架在了基蘭的脖子上,憤怒的比爾朝基蘭怒吼:

「你知道把我吵醒的下場嗎!信不信我現在就割斷你的喉嚨!」

「求求你,不要殺我。這個亞洲人要渴死了,給他些水喝吧。」

發顫祈求的聲音從基蘭被匕首架着的喉嚨里發出來。

「這個黃皮猴子的死活關我屁事!我現在只想殺了你!」

大塊頭比爾憤怒的聲音如炸雷般衝進基蘭的耳朵里,嚇得基蘭雙腿不停的發顫。

「得了吧比爾!你也就只能欺負欺負他!快滾回去睡你的覺去!」

手裡拿着一個水壺的蘇珊大媽走過來一句話就把比爾懟的啞口無言,頭腦簡單的比爾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你最好以後小心點!」

比爾又狠狠瞪了一眼基蘭,放下架在基蘭脖子上的匕首撂下一句狠話便回去睡覺去了。

比爾離開之後,基蘭長長鬆了一口氣。

「他快要渴死了,求求您給他些水喝吧!女士!」

脫離生命危險的基蘭又趕緊對着蘇珊大媽祈求道。

「用不着你說!」

拿着水壺的蘇珊大媽看都沒看基蘭一眼。

徑直走到陳宇面前,打開水壺用手捏開了陳宇的嘴。

裝滿生命之源的水壺碰到了陳宇乾裂的嘴唇,甘甜清涼的水澆灌着快要冒煙的喉嚨。

口腔里忽然感受到一陣清涼的陳宇本能的仰着頭閉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甚至連呼吸都已忘記。

一壺水不到一分鐘就已經被陳宇喝的見底,見陳宇沒啥大問題的蘇珊大媽拿着水壺轉身走了。

剛才還迷迷糊糊的陳宇經過生命之源的灌溉此時已經清醒。

「卧槽?我怎麼被綁起來了?」

「莫非他娘的被那群人綁進了土匪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