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神記》[獵神記] - 第7章《狗腿劍》和《雞腰拳》

騎馬巷的方家接到黃真也已經到達拒鹿鎮的消息時,已經是傍晚時分。方有符得知抱朴觀接引的竟然是鐵匠鋪子里的那個啞巴。

感慨道,真是道無術不顯啊。那個鐵匠小啞巴的術是什麼?難道是打鐵么?隨即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來,真是荒謬至極。

隨即,方有符喚來忠僕老方,囑咐道:「你且派人去街上打聽,黃老神仙現在何處?一有消息,速回府」。

老方聽令後立馬出門去打探消息,直奔泥牛巷鐵匠鋪子,得知一行人中午時就離開,又多方探尋,知曉他們現在柿子巷林家,於是匆忙回方府報信。

柿子巷,林家。

「這個小傢伙身上有貧道熟悉的感覺,來自你的先祖林寶駒,他成名劍法叫《狗腿劍》,呃,這功法名字隨意,符合你先祖不羈的性子,別看名字下乘,但殺力無雙。

他這門劍法極難修鍊,要結合神魂力催動,總之複雜晦澀。林寶駒的神魂功法他說是祖傳的,但貧道觀你林家百年來,無一人修鍊此法,林星河你從何處所得?」

黃真也問出疑惑,他賜林星河仙人撫頂術,無他,如今的林家確實淪落的有點可憐,純是照拂老友後人,有意賜教,至於能受多少,那是個人氣運了。

眾人聽着林寶駒這樣一個橫貫九州的絕世劍仙,成名絕技竟然叫《狗腿劍》這天雷轟轟的名字。只覺得是一個國色天香的美人,卻叫鐵鎚,怎麼叫都不自在,怎麼看都不般配。

林覺武張大嘴巴,只覺得先祖乃真大丈夫也,率性洒脫,毫不拘泥。不像其他修士,明明武力平平,功法名字卻是一個比一個響亮。

呸,俗氣,我今後若自創武學就要學先祖這般,有先祖這《狗腿劍》的珠玉在前,我就叫《雞腰拳》這木瀆在後也不算失色嘛。

我資質功法應當是沒有先祖高了,那這功法名字也不能比狗腿大,就雞腰,剛好,大小合適,想到這,他忍不住嘿嘿笑出聲來。

好在沒人注意他的表情,只有元寶看到了這個傢伙在那裡嘿嘿傻笑,元寶暗道一聲,無量天尊,這個傻子笑什麼?

「老神仙,我沒學過啊,若真學了先祖的高深功法,何至於現在鍊氣都無法進行。」,林星河委屈道。

「哦,無妨,且讓貧道一觀歲月長河便知」,老道人黃真也笑着說。

隨即拂塵一掃,右手掐訣往拂塵方向打出,道一聲:開。

只見幾人面前的空中突然出現一副捲軸,正緩緩打開,捲軸里顯現出的場景正是林家院子。

卷中正是四年前,六歲的林星河正在柿子樹下打坐練氣,只見天地靈氣已化實形,如白鏈銀蛇般鑽進林星河的體內。

看到這一幕眾人表情各異,林家人是一臉幽怨,老道人黃真也點點頭,袁常在臉上微笑看不出深淺,元寶終於正色。

畫卷上,林星河站起身來,手捏劍指,虛空一划,一道細弱的劍氣划過頭頂,割在柿子樹枝頭,紅火的柿子順勢斬落,剛好砸在樹下林星河頭頂上。

此時,黃真也和袁常在終於正色,一道低下的入門引氣劍訣《袖中劍》,在無人指導下竟被六歲孩子自己練出了劍氣,這在仙家宗門裡也算的上天之驕子了,他們更好奇接下來的畫面了。

砸在頭上的柿子沒有碎裂,反而把林星河砸的頭破血流,他雙手捂着腦袋,跑到院子邊上水井邊,準備用水洗洗臉。血順着手指縫滴落下來,落在井沿的青石上。

(拒鹿鎮的柿子很出名,又叫火晶柿子,通體圓潤,紅如火,晶瑩可愛,味道清甜,入口即化。只在每年冬至之時用銀剪剪下,平日硬如鐵的火晶柿子才會軟化,因此被劍氣斬落後砸的林星河頭破血流。)

滴答滴答,血滴落在那塊寫有槐井的老青石上,就像雨落進沙漠,瞬間被吸收的乾乾淨淨。

那個蒼老古樸的槐字卻有光芒亮起,隨即,一道黑色光線沖入林星河體內。林星河自顧自的洗臉,絲毫沒有察覺到不適。

後來,那槐井也沒有動靜,一切歸於平靜,再後來,當林星河再次坐在柿子樹下練氣時,已經不能納氣入府。

看來真相已經大白,那槐井就是元兇,還有那道黑色光線也是。

老道黃真也手腕一翻,那幅捲軸已合攏消失。眾人現在都清楚事情始末了,陳簡言一直忍着沒有說話,此刻見證了困擾兒子這幾年的癥結根源,便再也忍不住,雙眼噙淚。

哭泣道:「求老神仙,看在林家先祖的份上,再麻煩您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