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顧總跪着求夫人回家》[離婚後顧總跪着求夫人回家] - 第二章 88.88的醫藥費

院長室內。
  顧驍寒坐在大班椅上,一雙長腿疊着,那高挺的鼻樑上,架着一副金絲眼鏡,那雙墨眸異常深邃。
  那雙骨節分明的手翻看着離婚協議。
  未開口,身上迸發出的寒意和強大氣場,就足以讓一般人膽寒。
  市立醫院的園長在旁邊偷偷擦着冷汗。
  楊天喉嚨也不自覺滾動,小心翼翼的問。
  「顧總,您看……」   顧驍寒不語,丟下那份協議,隨手拿起衣架上的白大褂套在身上,走了出去。
  其實,顧驍寒是見過洛瑤的。
  只是在洛瑤沒有察覺的情況下。
  到底是要在顧家老太身邊的人,總要確定下品行。
  顧家老太年輕時是個狠角色,雖是女流,在商場上的手段卻絲毫不輸給男人。
  這人一老,脾氣也愈發古怪,顧家上下幾乎都被她罵怕了。
  偏偏洛瑤有本事,哄得她高興。
  在顧驍寒看來,這兩年里,洛瑤也沒少從顧家老太身上得好處。
  明明是為了錢才結的婚,離婚的時候又怎麼會不敲一筆大的呢?
  他非想要搞清楚,這個女人到底還藏了什麼手段。
  ……   洛瑤一個人在備葯室里,掰着安瓶。
  實習醫生嘛,總是要被安排做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情。
  「嘶……」   突然,她手中的安瓶炸裂,碎片刺入右手掌心,鮮血也冒了出來。
  她左手拿起鑷子,準備將碎片拔出。
  但嘗試了幾次,碎片反而越拔扎的越深了。
  洛瑤疼得咬牙。
  「我幫你!」
一道男聲從她的背後響起。
  洛瑤回頭。
  還沒等她反應,對方就已經接過她手中的鑷子,開出幫她處理傷口。
  「忍着點!」
  洛瑤咬牙「嗯」了一聲。
  看着對方熟練的處理好傷口,再加上穿了白大褂,她便開口問:「你是新來的醫生?」
  醫院裏的醫生,洛瑤基本都認識,卻沒見過他。
  「你可以這麼理解。」
顧驍寒看了一眼時間,「受傷了就別幹了,該下班下班。」
  洛瑤卻繼續拿起安瓶,掰了一起。
  「活早晚都要干,再說我這點下班,趕上早高峰,地鐵人太多。」
  她衝著顧驍寒微微一笑:「謝謝你替我包紮,有機會我請你吃飯。」
  隨口一說,算是客氣了。
  顧驍寒表面不動聲色,實際卻覺得這女人倒是挺主動。
  是因為要離婚了,所以着急找下家?
  見他原地不動,洛瑤有些納悶。
  她嘴角抽了下:「呃……你該不會是打算讓我現在就請你吃早點吧?」
  緋色的唇瓣一張一合,膚如凝脂的小臉上一雙澄澈的眼眸,甚至好看。
  烏髮盤起,兩鬢處自然散落着些碎發。
  穿着一身白大褂,過了幾分幹練的美。
  顧驍寒還在恍神,恰好接班的實習醫生來了,讓他收斂思緒。
  他也就和洛瑤一起走出備葯室。
  顧驍寒單手**口袋裡,刻意問洛瑤:「你要坐地鐵?
家離這很遠嗎?」
  「嗯,郊區,白金公寓。」
洛瑤爽快回應。
  白金公寓,依山傍海,是雲城出了名的高檔住宅。
  一梯一戶,大平層的設計,每一戶面積都達到五百平。
  能住在那,不光是有錢,還要有一定社會地位。
  開發白金公寓的公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