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預感》[末日預感] - 第2章 學校生活

蔚芝所在大學位於東部沿海X市,與今日發生地震的T市一海峽之隔。

T市地處活躍地震帶上,地震常有發生。

因此對於這次破壞程度不大的地震,大多數人都事過即忘,沒放在心上。

晚上十點,蔚芝洗完澡,一邊擦拭長發,一邊往寢室里走。

手機屏幕亮着,顯示有幾個未接來電,和數條未讀信息,都唐兌顏的。

【蔚芝,你有沒有興趣演戲啊?】【20:17】

【今天我和夢雅其實是出來面試演員的,沒有告訴你不好意思。】【20:17】

【告訴你件神奇的事兒,選角導演是我們學長,我們大一的時候他大四,夢雅還認識他。現在我們在一起吃飯呢。】【20:19】

【有個角色很適合你,高冷傲嬌,不過心很好。夢雅也是嘴硬心軟,她還在學長面前主動推薦你呢!】【20:20】

【你要不要現在過來,我們就在商業街。機會難得~】【20:43】

【蔚芝,看見消息回我一下好嗎?】【20:58】

誰料,蔚芝就回了一句,「多謝好意,不感興趣,我要睡覺」。

放下手機,蔚芝徑直從置物架上取下吹風機吹頭髮。

期間又是一通來電,唐兌顏的,蔚芝看見了,還是不予理會,轉身關燈上床睡覺。

蔚芝睡得很淺,不知過了多久,寂靜的房間中,傳來鑰匙捅進鎖芯的聲音。

「咔哧……」

鑰匙轉動,門開了,蔚芝也醒了。

「小聲點,蔚芝睡著了。」

一聽就知道是唐兌顏。

面對全黑的寢室,唐兌顏躡手躡腳摸到自己的床位,打開一盞小檯燈。

但檯燈亮的同一時間,「啪噠」一聲,寢室大燈也亮了。

是沈夢雅開的。

唐兌顏望望門口的沈夢雅,又望望睡在上鋪蔚芝,癟了癟嘴,心裏有些委屈。

沈夢雅在門口站定,像電影里獨闖敵人老巢的復仇女神,怒氣沖沖地瞪着上鋪的蔚芝,然而蔚芝像睡死了般沒有任何反應。

一記鐵拳打在了棉花上,氣難消,反而怒不可遏。

沈夢雅踩着高跟鞋,鏜鏜鏜地在寢室里來回踱步,鞋跟敲擊瓷磚,就像戰錘擂着戰鼓。

她這是在下戰書。

然而即便是這樣,也沒能讓蔚芝有任何動靜。

唐兌顏換上了睡衣拖鞋,左右為難,只好雙手環抱沈夢雅,連同雙臂一同箍住。

「夢雅,小聲點,大晚上的。」

唐兌顏不高,但不是細細嫋嫋的弱女子,沈夢雅不消停,唐兌顏一個腰部後仰,高跟鞋就離開了地面。

「你幹嘛呀。」沈夢雅一下大聲嚷了出來,想要掙脫,原地直跺腳。

「把我放開,唐兌顏,快把我放開!」

沈夢雅掙扎,叫聲尖又細,簡直一個人形口哨。

「別鬧了夢雅,我求你,別鬧了。」唐兌顏嘴裏不停地央求着。

「怎麼?還是我的錯了?是我的錯嗎?錯的人在那兒裝死呢!」

沈夢雅要撒氣,唐兌顏越是阻攔,這氣的威力就越大。

唐兌顏一個勁的安撫,「蔚芝睡了,她睡了,有事我們明天再說。」

沈夢雅繼續輸出, 「我拿你沒辦法,誰都拿你沒辦法!油鹽不進,軟硬不吃,好壞不分!你這種人,早晚自我毀滅!」

最後一句話算是說進了蔚芝心裏。

「對,我這種人,應該自我毀滅。」

蔚芝在心裏默念着,對沈夢雅的斷言非常贊同。

這時敲門聲突然響起。

唐兌顏前去應門。

不出所料,是沈夢雅難得的宣洩和放縱招來了投訴者。

打開門,四個穿睡衣的女生站在門口,面帶微笑,眼神中混合著憤怒和膽怯。

「你好,我們住樓下,現在已經快一點了,請小聲一點好嗎?」

領頭的女生說得很勉強,鼓了很大勇氣。

沈夢雅恢復了冷靜,連連道歉。在基本的社交禮儀方面,她一直是個體面人。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打擾你們休息了。」

女生接受了沈夢雅的道歉並表示,「嗯……以後在寢室穿高跟鞋走路麻煩輕一點,樓下聽得很清楚。」

沈夢雅低頭看了一眼腳,立馬把鞋蹬掉,繼續誠懇認錯,「真的對不起,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