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預感》[末日預感] - 第2章 學校生活(2)

天是意外,以後不會再打擾你們的。」

在沈夢雅和唐兌顏不懈地致歉下,終於把來訪的客人送走,這個問題就算解決了。

但沈夢雅和蔚芝的矛盾只能不了了之,像聲音消失在曠野中。

【2024年5月18日 星期五】

第二天早上有課,蔚芝習慣性地坐在第一排正**。

她喜歡坐中間,是因為中間視野好,看得清。

她喜歡坐前排,是因為前排沒有人,很自在。

課上,蔚芝在一個小本上寫畫,她在記錄昨晚的夢。

【2024.5.18】

【我在太空中飄蕩着,像空氣里的一粒灰塵。

我目睹大小星體的碰撞、融合、爆炸,發出的亮光璀璨奪目,是我從未見過的絢麗色彩。

然而終點是黯淡,如同一團火的燃燒的盡頭。

宇宙迎來寂滅,黑暗吞噬所有光芒。】

蔚芝愛寫作,習慣隨身記錄靈感。

夢境是她眾多靈感的來源。

除此以外,蔚芝會在文字下方附上一幅簡筆畫。

停筆,蔚芝望着這一頁發獃,因為她困惑,困惑為何夢中的感受如此真切強烈。

彼時,講台前老師拿起一份名單。

老師說,「現在,我們隨機點一名同學回答問題。」

這個老師很年輕,戴副黑框眼鏡,一臉忠厚。

快速瀏覽完名單,他說:「誒,這個名字很特別,蔚……芝……,來,蔚芝同學,請回答老師的問題。」

台下頓時鴉雀無聲,蔚芝察覺到異常,回過神來,老師正期待地看着她。

蔚芝站了起來,淡定地問老師,「老師,你在叫我嗎?」

老師露出了象徵友好的微笑,「是的,蔚芝同學。」

「對不起老師,我叫蔚(yu四聲)芝,不叫蔚(wei四聲)芝。」

由於教學缺乏經驗,老師此時顯得有些尷尬,「不好意思,蔚芝同學。」

「沒關係,您不是第一個。」

「哈哈,怎麼其他同學都不提醒一下老師呢?」老師努力打着哈哈。

蔚芝一臉淡漠,老師接著說,「剛才老師問,當自己的理想信念為他人利用,是堅持還是放棄?」

「老師,我沒有理想,不會被人利用。」

蔚芝打了老師一個措手不及,同學們掩口胡盧。

老師右手微抬,凝滯了兩秒,「那換個問法,假如有個同學存在上述困惑,你該如何建議呢?」

「我不關心。」

這一句斬釘截鐵,好像一根針刺進了每個在場人的心裏,大家臉上紛紛流露出難以名狀的鄙夷神色。

眾人噤若寒蟬,老師也騎虎難下。

此刻,老師應該無限後悔,自己早先的特別的選擇。

一隻手舉了起來,像一棵幼芽從冰殼子中破土而出,讓人看到生的希望。

「老師您好,我叫向准,我想要解答這個問題。」

說著,一個長相端正,身姿挺拔的男生站了起來。

「好,說說你的見解。」老師應和着,如釋重負。

「被人利用?我們在提出這個問題時,似乎就有了一個先入為主的是非判斷,即我是正確的,而他人是錯誤的,所以我的信念是信念,他人的信念是執念,這才會用利用這一詞。」

「不同於花是紅的,草是綠的這樣的事實論斷,許多涉及價值判斷的事物,沒有絕對的正誤之分,只有立場導致的選擇不同。」

「所以在我看來,這是雙方的力量博弈,是一場賭博。」

「當我走上牌桌的那一刻,直到離開,都要不停的下注。而這個籌碼,可以是時間、精力、錢財、名譽等其中任何一個,或者是某幾個,甚至是全部的總和。」

「所以當面臨這樣的困境,自己的理想信念遭人利用,我會選擇堅持。因為人終究是在為自己的選擇加註,而其餘的一切,都是代價。」

「謝謝老師,以上是我的回答。」

向准在眾人的掌聲中坐下,眾人在恰逢其時的下課鈴聲中散場。

蔚芝注視着向准,正好向准回頭看見蔚芝。

相同的情況出現很多次了,自兩人初次會面起。

蔚芝的臉上一如既往讀不出悲,也讀不出喜。

而向准也只是平靜地、對這陌生的凝視回以微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