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盈盈賀少年免費閱讀》[沈盈盈賀少年免費閱讀] - 沈盈盈賀少年免費閱讀第2章  (2)

常不怎麼來,都是於曉曉前前後後地處理事情。
作為老闆之一,沈盈盈今天特別自覺地早早地過來,帶了咖啡和三明治。
工作室不大,二十來個人,大多數是新人,甚至有幾個都沒見過沈盈盈。
沈盈盈一進來,就被門口的行政攔下來:「您找誰?」
沈盈盈趕緊把包里的門禁卡掏出來,在打卡機上打卡。
滴一聲,上面清楚的顯示出,本月打開天數:0.沈盈盈臉一紅,她這個老闆做的十分不稱職。
進來後,推開於曉曉辦公室的門。
於曉曉抬頭見她,一臉詫異:「還真來了?」
沈盈盈厚着臉皮將早餐遞過來:「以後我會規規矩矩來上班。」
於曉曉接過早餐,看了眼是自己愛吃的,咖啡也合她的口味。
咬了口三明治:「說真的,你怎麼想的?」
「放着賀太太不當,來我這兒?」
沈盈盈看她桌子上的設計稿,有幾幅已經是成型了的。
沒有回答於曉曉的話,看了眼上面的數據:「這個比例是室內?」
於曉曉放下早餐,認真地說起工作:「嗯,一個藝術展的內壁。」
不過很快又回答剛才的話題:「真放手了,不追了?」
沈盈盈認認真真地看着畫,沒抬頭,嗯了一聲。
隨後,身後有一股巨大的力道拍在她的背上,沈盈盈差點被於曉曉的手勁拍出血來。
於曉曉:「不是我不相信你,實在是你每次放狠話後的表現都太沒有骨氣了。」
「我敢保證,只要賀少年電話一個電話,你就會乖乖回去。」
沈盈盈:「已經打過了。」
於曉曉:「什麼?」
沈盈盈說:「他已經打過電話了,我沒有回去。」
說著拿走於曉曉桌上的幾張訂單,打開電腦開始畫圖。
於曉曉看她一副認真的樣子,半信半疑。
沈盈盈美術功底不錯,但這麼多年一直不務正業,白瞎了她的天賦。
她在工作室呆了一個下午,完成了一張圖的沈稿,拿給於曉曉看的時候,於曉曉直嘆氣:「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那個學院第一的沈盈盈呀!」
接過畫仔細看了看,一臉羨慕:「你也沒怎麼動過筆,怎麼這一下筆就是別人不一樣。」
「也太有風格了!」
沈盈盈:「誰說我沒動過筆?」
於曉曉說:「從畢業到現在,你什麼時候畫過一張畫?」
沈盈盈畫過,於曉曉不知道。
她畫的都是一個人,畢業後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在賀少年的身上,包括她才華。
她把所有的才華,都用來畫賀少年了。
不想解釋這些,她專心畫圖。
中午,於曉曉說她那邊有幾個急單,於是沈盈盈在工作室點了外賣,吃完飯後又繼續工作。
一直畫到下午,於曉曉進來時,她也沒注意,扶了扶眼鏡繼續畫畫。
「你們家大內總管來接你了。」
沈盈盈抬頭,她思緒剛從畫中出來,似乎有些愣神,顯得眼眸純凈,模樣呆萌。
大內總管是賀家的管家,姓孟,單名一個忠字。
他雖然是賀家的下人,但地位不低。
從賀老爺子那一代開始就伺候着,現在管着賀少年這邊,算是賀家的「三朝元老」。
「他來幹什麼?」
於曉曉欠了欠身,一副欠揍的語氣:「接太子妃娘娘您回宮~」沈盈盈笑着拿筆扔她:「找打。」
於曉曉這下是真的有點相信沈盈盈要放手,壞壞的問:「大內總管在外面候着呢,怎麼處置?」
沈盈盈頭也不抬地繼續畫畫:「愛等就等着唄。」
於曉曉特別欠,她之前就聽說這個孟忠陽奉陰違,對沈盈盈不好。
他這種老人,在賀家有點小權力小地位,真把自己當賀家人了。
雄赳赳道:「我去把大廳冷氣打開!」
今天外面十多度,不算特別冷。
於曉曉讓人把冷氣打開,不得不說這個決定很優秀!
沈盈盈笑着搖搖頭:「隨便你。」
這一等,三個多小時過去。
她把一幅畫上了色,已經乾的差不多,抬手看時間,準備出去倒杯熱水。
茶水間跟她的辦公室隔着一個大廳,她路過大廳時,被人叫住。
「沈小姐。」
沈盈盈回頭,只見管家筆直地站在大廳,不遠不近地看着她。
不得不說於曉曉真夠損的,沈盈盈被頭頂的冷氣打得脖底一涼,而管家卻一副不卑不亢的樣子,站的猶如雪中松柏。
倒是把她襯托的心胸狹隘了。
沈盈盈端着杯子問:「有事?」
管家帶着黑色手套,雙手交叉,立在前面,語氣不急不緩,不像是規勸,像是命令一樣。
「您該回去了。」
沈盈盈頓時覺得稀奇,賀少年命令她就算了,他一個管家算哪根蔥?
她皺眉:「我要是不呢?」
管家態度強硬,像是在面對一個不懂事的小孩:「請您不要讓夫人為難。」
沈盈盈放下杯子,她坐到旁邊沙發上,示意他:「請坐。」
管家坐下,態度似乎被沈盈盈的「請」字稍微取悅到,語氣**,「沈小姐,耍性子一次是情趣,多了就變成不懂事。」
沈盈盈冷笑,面上有隱隱的怒意:「是嗎,我怎麼就不懂事了?」
管家還真像個太監,端坐着開始細數沈盈盈的罪狀:「第一,你昨天不該跟夫人頂嘴。」
沈盈盈昨天搬出去之前,跟賀少年母親吵了一架。
「第二,賀先生在國外事務繁忙,你不應該用這些小事打擾他,妨礙他工作。」
這句話,意思就是說她在賀少年那裡告狀?
沈盈盈忍了忍,吸了一口氣,笑着問:「還有呢,您說?」
管家大約覺得訓斥沈盈盈,能顯示出他在賀家地位不僅僅是個下人。
「還有一點,你不應該嫉妒。」
沈盈盈眼裡是要噴火了。
管家:「許明月是夫人朋友的女兒,又是賀先生的好友的妹妹,住進賀家來是理所應當,你不應該嫉妒。」
沈盈盈聽着這話,突然想笑。
她很想問,這麼多年她在賀家到底算什麼?
她是賀少年的未婚妻,居然要讓她容忍另一個女人住進她和賀少年的家。
管家站起來,神情倨傲:「希望你能好好想想,那些做的不好的地方,及時改正。」
沈盈盈有點後悔,她到底是腦子又多不好,才會在這裡浪費時間聽這些。
「等下。」
管家頓住腳步:「你要是想道歉的話,應該對夫人和明月小姐道歉。」
沈盈盈笑了一下,道歉?
是啊,以往每次她和賀夫人發生矛盾,都要去道歉。
每次和許明月吵架,她都要去道歉。
她閉了閉眼,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最近兩天,賀少年的手機一直帶在身上。
所以當賀少年接起電話時,沈盈盈聽到他那邊有人在開英文會議。
沈盈盈壓着聲音,紅着眼恨道:「賀少年,鎖好你家的看門狗,不要讓他出來亂吠吠。」
管家站在旁邊神情一凜,似乎沒想到沈盈盈會打電話給賀少年。
賀少年正要開口,就被沈盈盈掛了電話。
她冷冷地看着管家:「怎麼?
空調冷風沒吹夠,還要我送你出去?」
管家看了她一眼,打開門走了。
接待大廳就剩下沈盈盈一個人,她坐在沙發上,抱着膝蓋放聲痛哭。
於曉曉也不藏了,一開始她是單純地想過來聽八卦,沒想會見到沈盈盈這麼被人欺負。
「這些年你到底把自己作踐成什麼樣子?
連條狗都敢來欺負你?」
於曉曉站在不遠的地方聽了全程,氣的差點要提刀去賀家砍人。
見沈盈盈哭,又氣又心疼,上前抱住她:「這些事,你怎麼從來不說呢?」
在外人看來,沈盈盈是足夠幸運的,賀少年雖然不愛她,但是接納了她。
她是賀少年的未婚妻,光這一個頭銜,就能叫人從夢裡笑醒。
可這頭銜背後受的委屈,又是誰能知道的?
沈盈盈抬頭,擒着淚問她:「我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嗎?」
於曉曉摟着她哄,「來得及,咱們忘了那個王八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