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衍神脈錄》[天衍神脈錄] - 第1章 少年身死

威海鎮外,距沭陽道尚有一日車程的谷隘之處。

中午尚還烈日當空,不過一個時辰的時間,天氣卻是突然轉變。

烏壓壓的陰雲,順着山澗,自不遠處的山口處席捲而來。

陰雲翻滾間,且伴有瓮沉沉的雷聲,似咆哮的野獸,發出的隆隆低吼,彷彿欲將眼前出現的生靈,都盡數吞沒一般。

五輛馬車,四散一居中,「哐哐」的行駛在眼前這唯一一條,通往沭陽道的大道上。

因為道路較為濕濘的緣故,每當那滾滾車輪輾過,便會在其身後,留下一道道深深的車轍印。

在這樣的深山老林里,這些車轍印,一眼看去,很是顯眼。

馬車的周圍,有百多名鐵騎護衛守護,這些人的頭上,均是戴着黑色的斗笠。

三十鐵騎在前方,手持長槍,後背附盾,蹬馬開路。

二十鐵騎分立左右兩側,呈弧形之勢拱衛。

另有近四十鐵騎,在最後方,遠遠的吊著,以防不測。

這些鐵騎護衛,氣息沉穩,目光銳利。

身下戰馬,鼻息發白,如吐雲霧,同時發出「嘶嘶」的烈鳴,一看就是久經沙場之士。

前方長長的山谷夾道,兩側高高的山崖側面,平整光滑,好似是被一柄利劍,從中給劈開一樣。

抬頭看去,只見那近乎垂直的山岩峭壁上,有着大量堅韌的植物散布,在那陰雲的遮蓋下,好似在其中,隱藏着一個個蟄伏着的野獸。

因為陽光被大量遮蔽的緣故,視線能夠抵達的位置,相當有限,朝着裏面看去,就有一種陰鬱的感覺,令人很是不安。

這一切,便使得這狹長的谷口,如同一張擇人而噬的血盆大口一般,讓人不自禁的感覺到,心底發怵。

處在中心區域的那輛馬車上,手握着馬鞭的中年男子,抬頭掃了一眼這暗沉沉的天空,眉頭微皺,心裏卻是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若是有人,藉助這樣的地勢設伏,只需堵住谷口,倚仗地勢發難。

真的出現這種情況,到時應對起來的話,恐怕會相當的棘手。

中年男子想到這裡,不由得沉吟片刻,隨即揮手下令道:

「傳令下去,就地紮營!」

「是!」

做完這一切之後,中年男子正準備掀開身後的布簾時,「嗖」的數聲破風之音,卻是打斷了他的動作。

只見數十根,足有拇指粗細的精鋼箭矢,形成雨幕,帶着無匹之力,毫無徵兆的,朝着馬車**呼嘯射來。

其上更是鐫刻了銘文,使之殺傷力暴增。

沿途所過之處,甚至因此,捲起了一股股狂暴的氣流。

精鋼箭矢的速度極快,音爆之聲未至,利箭之威,便已臨近。

就在這精鋼箭矢臨近的瞬間,中年男子的雙目內,頓時散出厲芒,修為之力瞬間爆發,朝着前方大吼一聲。

「敵襲,御盾!」

下一刻,只見其猛地一腳,踏在馬車的蹬板上,整個人的身體,凌空飛起。

猶如一隻展翅的大鵬一般。

中年男子,翻手間,一根火紅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