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太監!!》[我不是太監!!] - 第3章 真假太監

小容子呼叫司司!我要療傷。

「好的宿主,正在為您療傷,請等待。」

容昭明站在澡堂里,一團藍色光暈包圍住自己的身體,容昭明把手臂伸了出來,看見上面的血痕在數秒內漸漸結痂,隨後痂皮又褪了,出現了癒合好的疤痕。待全部疤痕完全癒合後,藍光隨之散去。

「已為宿主療傷完畢。」

容昭明看懂了,系統這個療傷功能並不會把傷痕全部消除,僅僅是加速癒合。

這穿書系統倒是做的挺聰明的,完全消除傷口反倒影響角色劇情。

容昭明身上的痛楚因為療傷完全消失了,這才開始拿木桶把熱水一桶一桶往浴盆里倒去,連着倒了十幾桶才倒滿,累得容昭明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等到她真的能洗上澡,身上濕漉漉的衣服都已經幹了大半了。

穿進古言還真是麻煩。

不對,主角倒是不麻煩,幹什麼都有奴才伺候,麻煩的正是自己這個奴才。

容昭明疲憊地嘆了口氣,開始解開自己滿身是血的太監服。

古時候的衣服真是一點也不偷工減料,一層都不帶少的。容昭明覺得自己好像在剝洋蔥,一層沒了還有一層。

她一脫了一層又一層,直到脫完裡衣。

……

等等。

好像有什麼不太對勁?

脫完裡衣後,容昭明驚覺胸前死死地纏了幾圈厚厚的白紗布。

卧槽,難道?

是自己想的那樣嗎?

容昭明立馬加快手速開繞,把白紗布摘了下來。

……

好傢夥!原來我不是太監!

容昭明盯着自己的胸口,不由得在腦海里開始了一段繞口令。

不對,我是太監,但是我不是真太監!

你說我不是太監吧,那我現在的的確確是個太監,你說是太監吧,那我還真不是個太監。

沒錯,就如那幾百年前電視劇俗套劇情一樣。

原主是個女人。

就在容昭明已經打算接受自己太監身份的時候,現實又給了她雷人一擊。又因為這劇情難以言喻,她覺得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那些小說和劇本這俗套劇情再怎麼寫,也合乎邏輯常理。要麼像祝英台扮成男子求學,要麼像花木蘭扮成男子替父從軍,要麼就像某個小姐扮成男子偷偷出去玩,再逛個花樓……

你說說這小容子,好端端的女人不做,更別提扮成男子了,把自己打扮成了一個太監,卑躬屈膝,受盡欺辱,挨打受罵。這不妥妥腦子有坑嗎?

這樣一想,這劇情彷彿在俗套中又夾雜着幾分詭異。

容昭明看着自己的身體,完全可以用遍體鱗傷來形容。

這宦官之間私刑當真是極重,把原主虐得體無完膚。

她從來沒見過這般觸目驚心的疤痕。

它們形狀各異,一條條猙獰地結在原主白皙光滑的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