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所有人眼裡的惡人》[我成了所有人眼裡的惡人] - 第4章

就又會回到從前了。
但我沒想到,蕭盛初毫不猶豫地跳進去救她,他抱着她從池子里出來,就連景鉞也事後呵斥我不該鬧出人命。
我被禁足在蘊尾宮,我摔東西,打罵下人,就連春桃也受過我的氣。
我那時候想的最多的是什麼,就是一定,一定要讓傅落雁不得好死。
我買通婢女在她的飲食里下了墮胎藥,可那碗粥還未端到她的桌子上,她便將我揭發了出來。
她怎麼什麼都知道?
她怎麼做什麼都能快我一步?
她說讓我流產不是她的本意,她說她知道所有人的結局,她說我註定鬥不過她。
而蕭盛初呢,他要立傅落雁為後。
我仍記得他那時候的話,他說:「嘉禾,你我相識多年,你對我的情誼,我都明白,只是我答應過落雁,皇后之位我不能給你。」
好啊,對她的承諾就是承諾,對我的承諾就什麼都不是。
自此一事,我被打入冷宮,她來看我,我便冷笑着問她我是什麼結局?
她搖了搖頭,說景鉞戰死了。
是呀,我一時失言,我怨景鉞要像蕭盛初一樣離我而去,我讓他滾得越遠越好。
景鉞怎麼可能會死呢?
他是那麼好的一個少年,他明明還在對我笑,我突然恍然,原來憶及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已經過去好久。
我那時候絕情的別過頭去,說景鉞死活與我無關。
而傅落雁居高臨下的看着我,罵我涼薄惡毒。
「怎麼,死了一個你的簇擁者,你很難過是不是?
你現在過得多好,多體面,多風光啊,所有人,都愛你啊。」
我凄苦一笑,啞着聲音指着她。
「傅嘉禾,你怎麼如此不知悔改,竟然連滴眼淚都不曾為他落下。」
她憑什麼,憑什麼替景鉞指責我,她多聖母啊,她憑什麼啊,我的蕭盛初,完完全全屬於她了,我的景鉞呢,她憑什麼替景鉞打我啊,她又是誰啊。
3和前世一模一樣,我的庶姐已經從鄉下莊子養病回來了。
她的模樣,音容笑貌,所有的一切,都和記憶中一模一樣。
她不知禮儀,粗鄙不堪,見到我第一面便說:「喲,你就是傅嘉禾啊。」
然後摩挲着我的華貴衣服說什麼古代就是好,說什麼這些都是金絲銀線,貨真價實。
我是嫡,她是庶,我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