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所有人眼裡的惡人》[我成了所有人眼裡的惡人] - 第5章

吃穿用度一貫是最好的,她憑什麼和我比?
傅落雁看見雕樑畫棟的屋子,看見床腳掛着的香囊,看着被製成小獸般的香爐,她都一臉驚喜,而後滿不在乎地說這些都會是她的,還說以後她什麼都會有。
我按照前世記憶,找幾個婢女以她無禮為名,潑了她一身冷水,讓她跪下來給我認錯。
她反倒大喊大叫起來,拿桌子上的糕點砸向我。
前世我打了她幾巴掌,留下了印子,反倒給了蕭盛初憐惜她的機會,覺得我這個妹妹欺負庶姐。
好啊,反正我現在又不在乎蕭盛初,我就是多打她幾巴掌又何妨?
我讓人把她架在院子里,打了她十大板,我特意囑咐過了,要打得實在而看不出痕迹。
她大聲咒罵我,說我不識好歹,說以後一定要狠狠報復我,還說什麼我是封建時代的產物,眾生平等,反對剝削,要那些婢女們學會反抗。
說起來真是可笑,她母親不過是我母親的洗腳丫鬟,我母族顯赫,外祖風光,他們鞠躬盡瘁,流血犧牲的時候,她的族人又在哪裡?
我又怎麼與她平等?
她拖着傷痕纍纍的身子,一瘸一拐的走到自己的屋子,我有分寸,那十大板不會怎麼樣,我只是讓她長個教訓,好歹得讓她記恨着我,這樣,她才能牢牢抱緊蕭盛初這個大腿。
我找人盯着她的一舉一動,看她裝扮得光鮮亮麗,頭上戴滿了簪子。
聽春桃說過,她最喜歡這些銀釵珠串,她還喜歡吃桂花酥,杏仁酥,綠豆糕,她還發明一個小玩意,取名叫牙刷…….這倒是和前世一模一樣。
我故意去找她的茬,她一臉不耐煩,最後卻要提出要和我玩遊戲,她說這是五子棋。
這五子棋可比圍棋簡單多了。
更何況我前世在冷宮想念蕭盛初的時候,就擺一副圍棋幻想着他和我對弈,就她那三腳貓的功夫還在我面前顯擺,真是可笑。
不過我還是假意輸給了她。
看她一臉不屑的贏走我的銀子,說什麼她要把這棋局發揚光大,說什麼她還要開商鋪,**,我便覺得她實在是痴人說夢。
不過一想到我都能研究明白,那太子從小那麼聰明,傅落雁拿着這棋和太子玩,太子又是如何忍受的?
我想不明白,這難道就是她曾經說的主角光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