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任的閻王》[新上任的閻王] - 第3章

她壓榨我。
待我對地府的大事小情悉數了解過後,上任閻王便遣地府的通判請我過去,美其名曰進行換屆工作,實際上我看他那張臉上的表情寫滿了「終於有倒霉蛋來接班了」的喜悅。
去找老閻王的時候通判和我說選中我是因為我和十八有緣。
他們說從沒見過一個人如此不要命,這是成為閻王必備的屬性。
按照我過往的所作所為,我有很大的希望成為地府有史以來任職最久的閻王。
拜託,我不想啊!
5. 「十八啊,這地府我可就交給你了,還真捨不得呀」老閻王一臉慈祥地看着我。
我連連點頭,心裏卻在腹誹:別裝了,老東西,你現在可爽了,誰不知道你搬去天庭做野神仙了。
老閻王眼睛微眯,一個戰術後仰,捋了一把自己的鬍子。
「你這年輕人,怎麼說我是老東西?
別看我去天庭了,我心在咱地府呢。」
啥?
他竟然知道我在想什麼?
「對啊,我能識人心。」
完了,這太危險了,那他豈不是能洞穿我的心事。
「那倒不至於,畢竟我馬上下崗了,我只有做閻王的時候才有這個技能。」
「你做閻王的時候有這個技能?」
好事兒呀,這意思是我做閻王也有這技能,那還不趕緊送他走?
「老閻王您快去天庭報道吧,地府就交給我,我一定整好。」
「得嘞,這就走。」
不等我客套,老閻王便健步如飛地逃也似的離開了閻羅殿,留我一個人瞠目結舌。
不知怎的,總覺得老閻王臨走前的那個笑容莫名只帶着幾分猥瑣。
在心裏念叨着「事出反常,此必有鬼」。
遠遠傳來老閻王的聲音:「十八啊!
地府里都是鬼,一點也不反常。」
我去?
咋還能聽到?
不是說下崗了就不能聽到我的心裏話了嗎?
「我還妹交工牌兒呢!
馬上了奧。」
好傢夥,都給閻王整出口音了,看出來是挺着急去天庭的。
再一會兒,老閻王的聲音徹底消失了。
但總擔心他陰魂不散,在心裏故意說了幾句他的壞話,沒聽到他回答。
嗯,這回是真走了,松下一口氣。
一想到接下來我就可以識人心,暗爽一下。
6. 當了閻王,感覺就是不一樣。
走到哪兒都有鬼遠遠地和我行注目禮,然後一個轉身溜掉,果然我是有點兒官威在的。
不過都說新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