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且唯一的漢王朝》[永遠且唯一的漢王朝] - 第3章 情崩大丈夫

窗外陰雨密布,整個東宮偏房內渲染的極為昏暗。
現在午時剛過。
簡樸的房內,已不得不點上了兩根蠟燭。
朱元璋是窮苦農民出身。
故此整個皇城仍保留一股儉樸之風。
豆黃的燭光,閃爍不定。
一位白衣婦人,雙眼通紅地跪在塌前。
正是現任太子妃呂氏。
似是因為過度悲傷而身子發軟,勉強支在地上,顫顫道。
「兒媳見過父皇,炆兒無礙,只是太過於思念他父親了。」
聞言,朱元璋眯着眼睛,瞥了她一眼。
「這幾日你多照顧炆兒,他身子弱,咱可不想看到他再出什麼岔子。」
「是,兒媳謹記在心。」
呂氏身體一顫,立刻伏地。
摸了一會兒朱允炆的額頭,朱元璋才緩緩地站起。
「來人。」
他的話音剛落,暗處的太監,快步躬身走近,聆聽旨意。
「吩咐下去,讓皇城內那幾個老太醫,守在炆兒跟前。」
「再安排幾個廚子,給咱的炆兒弄點好飯菜,養養身子骨。」
呂氏聽完暗自在心底得意時,忽地感受到一道冰冷的目光。
「咱還沒死,收起那些小手段,多替咱培育炆兒。」
「有些事情,不是婦人該操心的!」
說完。
朱元璋大步前行,邁出門檻。
呂氏心底一顫,全身僵硬冰冷,連跪拜送行的禮儀都忘記了。
呆跪在地,腦海里回蕩着一句話。
「皇帝是不是知道什麼了?」
半晌。
她才發瘋地摟住床上發抖的朱允炆。
「兒啊,是娘害了你,你可不能有事啊!」
步履蹣跚,一臉悲傷的朱元璋,拖着沉重的身軀。
再次回到了奉天殿。
壓抑!
悲慟至難以呼吸的壓抑!
殿外雨聲,淅淅瀝瀝,汛急。
殿內火盆中的冥寶,還在噼啪啦燒着。
大殿**的靈柩內。
躺着他的摯愛標兒,躺着他的所有精氣神。
白衣白帽的太監宮女,跪在隨微風飄蕩的白幡叢中。
祭典已經結束。
眾兒孫和臣子們都悄悄退下。
守在這裡奴婢們也昏昏欲睡。
「陛……陛下!」
領事太監朴大呂驟然大驚。
緊跟着,所有太的監宮女惶恐地跪拜。
「拜見陛下!」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麻木哀凄的朱元璋,嘴角微動,冷冷道。
「都給咱滾,咱要一個人陪陪標兒。」
窸窸窣窣的腳步聲,響起又很快消散。
朱元璋挺直的身子,緩緩佝僂,一步步靠近靈柩。
「萬歲?
萬特娘的歲,咱想要的是標兒活着!」
聲音哽咽,剎那間再次淚如泉湧。
憤怒、痛苦、絕望、無助。
凝聚成兩束崩潰的目光,落在棺槨中那張極為熟悉的面龐。
那麼熟悉,又那麼冰涼。
「標兒!」
兩個字眼,從哽咽聲中散開。
那雙殺人無數的手,那副戎馬天下的虎軀。
竟開始膽怯,開始發抖。
龍虎的威勢退去。
只剩蒼老的父親,打開雙臂,緊緊貼抱在刺骨的棺材漆面上。
想把兒子最後的一切。
融進肉體,融到骨頭,融到靈魂深處。
「那晚咱正親率大軍,攻打集慶城。」
「你娘就生下了你,咱得到訊息後,興奮地刻石留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