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 -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第1章  

「特別插播一條新聞快訊,半小時前,騰龍集團董事長葉辰先生因病逝世,享年八十九歲!
葉辰先生無妻無子,生前曾立下遺囑,將四千億財富全數捐給慈善機構……」                                  ————                                  「嗯?」
                                  簡陋的兩室一廳出租屋裡。
                                  葉辰緩緩睜開眼。
                                  「這是在哪?」
                                  葉辰愕然呼聲之餘。
                                  下意識地環掃四周。
                                  不足十五平米的客廳。
                                  到處都是散落的廉價酒瓶以及煙頭。
                                  發出難聞氣味的泡麵盒混淆着煙酒的氣味。
                                                                        邋遢凌亂地比狗窩更加狗窩!
                                  「這不是我六十年前租住的出租屋嗎?」
                                  熟悉的一切,喚醒了葉辰在過去那六十年間一直揮之不去的傷痛記憶。
                                  本能地,猶記臨終前病床邊上那些哭啼聲的他以為這是死後靈魂回溯到了六十年前的生前畫面。
                                  可沒等他多想。
                                  「哐當!」
                                  出租屋的大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爸爸!」
                                  稚嫩的清脆童聲響起。
                                  一名四五歲的小女孩雀躍地從門外跑進來。
                                  渾然不顧屋內的骯髒惡臭。
                                  更不顧他身上那不修邊幅的凌亂邋遢。
                                  直接撲到了他身邊,緊緊抱住他的大腿。
                                  「嗚嗚,爸爸,悠悠很想你!
你以後別跟媽媽吵架了好不好,別讓媽媽帶悠悠去外婆家了好不好?」
                                  悠悠!
                                  剎那間。
                                  葉辰如遭雷擊。
                                  感受着大腿被女兒抱着的溫度。
                                  感受着女兒悠悠浸**褲子的眼淚。
                                  葉辰大腦一片空白。
                                  這不是靈魂的回溯?
                                  而是重生回到了六十年前?
                                  「悠悠,回來!」
                                  一聲怒斥打斷了葉辰的思緒。
                                  一名穿着連衣裙,姿色姣好,氣質知性,可渾身上下卻透着一股萎靡憔悴的女子映入葉辰的眼帘。
                                  陳一諾!
                                  讓自己在過去那六十年間無數次夢到,無數次從夢中哭醒的女人。
                                  前世活了八十九歲,卻是整整愧疚了六十年。
                                  要不是他的混蛋。
                                  妻子陳一諾,女兒葉悠悠就不會死。
                                  是他,是他一手葬送了自己的家庭不說,還讓妻子跟女兒含恨黃泉!
                                  而更混蛋的是,哪怕當年在妻子死後,他還仍然痛恨着妻子的背叛,痛恨着妻子陳一諾拉着自己的女兒一起死。
                                  直至半年後,在得知一切真相後。
                                  他才第一次到妻子的墳前祭奠。
                                  那一次,他整整哭了三天三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