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 -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第5章  

小區門外。
                                  陳一浩攔停了陳一諾。
                                  「姐,你能不能冷靜點聽我說幾句!」
                                  「姐,媽雖然說話不分好歹,但她的出發點也是對的!」
                                  「以你的條件,哪怕是二婚,都能找到比那個畜生好一千倍一萬倍的頭主!」
                                  「想想你這幾年在他手裡頭遭了多少罪?
就那種畜生,你不趕緊跟他離婚還等到幾時!」
                                  陳一諾捋了捋被風吹亂的發梢。
                                  搖頭道,「不是我不想離,是他不肯簽字!
他讓我再給他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後,如果我還堅持要離的話,他就簽字!」
                                  「開什麼玩笑!
一個月?
再給他一百個月,都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
他不是不肯簽字嗎?
姐你放心,這事交給我,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他,我就不信他不簽字!」
陳一浩咬牙切齒起來。
                                  然而陳一諾聞言立馬凜起眉頭來。
                                  道,「你想幹嘛?
我告訴你,不管他再怎麼混賬畜生都好,你也不許胡來,不許去做任何傻事!
不就一個月的時間嗎,這麼長的時間我都熬過來了,也不差這一個月了!」
                                                                        「姐!

!」
                                  「你聽不聽我的?」
                                  陳一浩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好,一個月,我就再給他一個月!
到時他要是再不肯簽字,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陳一諾沒再往下接。
                                  拉着葉悠悠招手攔下了一輛的士。
                                  …                                  半個小時後。
                                  身心疲憊到已經難以用言辭去形容的陳一諾帶着葉悠悠回到出租屋。
                                  門一打開。
                                  她下意識地以為自己是進錯屋了。
                                  煥然一新的井井有條中。
                                  說是一塵不染誇張了點。
                                  但再也看不到有任何一星半點的垃圾。
                                  之前那遍地的煙頭跟酒瓶再也看不着。
                                  骯髒全是污跡的地板磚上錚亮無比。
                                  每一個角落都是那麼地乾淨利落。
                                  那些難聞的惡臭味更是蕩然無存。
                                  取而代之的是空氣清新劑留下的淡淡檸檬香!
                                  這,這是那個畜生打掃的?
                                  怎麼可能!
                                  「媽媽,這真的是我們家嗎?
我們是不是走錯門了?」
                                  葉悠悠抬起頭,看着陳一諾道。
                                  要不是那些熟悉的傢具,陳一諾也得覺得自己是進錯門了。
                                  「沒走錯門,悠悠,很晚很晚了,媽媽帶你進房睡覺去!」
                                  說著,陳一諾就要帶着葉悠悠進房。
                                  當然了,進的不是葉辰睡的那一間。
                                  在這間面積雖小可也有兩房一廳的出租屋裡。
                                  她跟葉辰,早就是分房睡的狀態了。
                                  甚至是在過去每晚睡覺前,她都得把房門鎖得死死的。
                                  因為爛醉如泥深夜歸來的葉辰實在是太可怕了,可怕到好多次她都想跟葉辰同歸於盡!
                                  然而還沒等她邁步。
                                  出租屋的大門哐當被推開。
                                  葉辰走了進來。
                                  「爸爸!」
                                  一見到葉辰。
                                  小姑娘立馬睡意全無了。
                                  激動地朝葉辰撲了過去。
                                  這一次,陳一諾僅僅只是皺了皺眉,但沒有再去阻止葉悠悠。
                                  畢竟不管怎麼說,葉辰都還是她的父親!
                                  「悠悠,爸爸抱抱!」
                                  激動的不止是葉悠悠。
                                  還有葉辰!
                                  六十年了,整整六十年了啊!
                                  過去那六十年里,他無時無刻都想着自己這閨女。
 

猜你喜歡